王建《宮詞一百首》

宮詞一百首原文:

蓬萊正殿壓金鰲,紅日初生碧海濤。閒著五門遙北望,柘黃新帕御床高。

殿前傳點各依班,召對西來八詔蠻。上得青花龍尾道,側身偷覷正南山。

龍煙日暖紫瞳瞳,宣政門當玉殿風。五刻閣前卿相出,下簾聲在半天中。

白玉窗前起草臣,櫻桃初赤賜嘗新。殿頭傳語金階遠,只進詞來謝聖人。

內人對御疊花箋,繡坐移來玉案邊。紅蠟燭前呈草本,平明舁出閣門宣。

千牛仗下放朝初,玉案傍邊立起居。每日進來金鳳紙,殿頭無事不多書。

延英引對碧衣郎,江硯宣毫各別床。天子下簾親考試,宮人手裡過茶湯。

未明開著九重關,金畫黃龍五色幡。直到銀台排仗合,聖人三殿對西番。

少年天子重邊功,親到凌煙畫閣中。教覓勳臣寫圖本,長將殿裡作屏風。

丹鳳樓門把火開,五雲金輅下天來。階前走馬人宣尉,天子南郊一宿回。

樓前立仗看宣赦,萬歲聲長拜舞齊。日照彩盤高百尺,飛仙爭上取金雞。

集賢殿裡圖書滿,點勘頭邊御印同。真跡進來依數字,別收鎖在玉函中。

秘殿清齋刻漏長,紫微宮女夜焚香。拜陵日近公卿發,鹵簿分頭入太常。

新調白馬怕鞭聲,供奉騎來繞殿行。為報諸王侵早入,隔門催進打球名。

對御難爭第一籌,殿前不打背身球。內人唱好龜茲急,天子鞘回過玉樓。

新衫一樣殿頭黃,銀帶排方獺尾長。總把玉鞭騎御馬,綠鬃紅額麝香香。

羅衫葉葉繡重重,金鳳銀鵝各一叢。每遍舞時分兩向,太平萬歲字當中。

魚藻宮中鎖翠娥,先皇行處不曾過。如今池底休鋪錦,菱角雞頭積漸多。

殿前明日中和節,連夜瓊林散舞衣。傳報所司分蠟燭,監開金鎖放入歸。

五更三點索金車,盡放宮人出看花。仗下一時催立馬,殿頭先報內園家。

城東北面望雲樓,半下珠簾半上鉤。騎馬行人長遠過,恐防天子在樓頭。

射生宮女宿紅妝,把得新弓各自張。臨上馬時齊賜酒,男兒跪拜謝君王。

新秋白兔大於拳,紅耳霜毛趁草眠。天子不教人射殺,玉鞭遮到馬蹄前。

內鷹籠脫解紅絛,鬥勝爭飛出手高。直上青雲還卻下,一雙金爪掬花毛。

競渡船頭掉采旗,兩邊濺水濕羅衣。池東爭向池西岸,先到先書上字歸。

燈前飛入玉階蟲,未臥常聞半夜鐘。看著中元齋日到,自盤金線繡真容。

紅燈睡裡喚春雲,雲上三更直宿分。金砌雨來行步滑,兩人抬起隱花裙。

一時起立吹簫管,得寵人來滿殿迎。整頓衣裳皆著卻,舞頭當拍第三聲。

琵琶先抹六麼頭,小管丁寧側調愁。半夜美人雙唱起,一聲聲出鳳凰樓。

春池日暖少風波,花裡牽船水上歌。遙索劍南新樣錦,東宮先釣得魚多。

十三初學擘箜篌,弟子名中被點留。昨日教坊新進入,並房宮女與梳頭。

紅蠻桿撥貼胸前,移坐當頭近御筵。用力獨彈金殿響,鳳凰飛下四條弦。

春風吹雨灑旗竿,得出深宮不怕寒。誇道自家能走馬,團中橫過覓人看。

粟金腰帶象牙錐,散插紅翎玉突枝。旋獵一邊還引馬,歸來雞兔繞鞍垂。

雲駁花驄各試行,一般毛色一般纓。殿前來往重騎過,欲得君王別賜名。

每夜停燈熨御衣,銀熏籠底火霏霏。遙聽帳裡君王覺,上直鐘聲始得歸。

因吃櫻桃病放歸,三年著破舊羅衣。內中人識從來去,結得金花上貴妃。

欲迎天子看花去,下得金階卻悔行。恐見失恩人舊院,回來憶著五弦聲。

往來舊院不堪修,近敕宣徽別起樓。聞有美人新進入,六宮未見一時愁。

自誇歌舞勝諸人,恨未承恩出內頻。連夜宮中修別院,地衣簾額一時新。

悶來無處可思量,旋下金階旋憶床。收得山丹紅蕊粉,鏡前洗卻麝香黃。

蜂須蟬翅薄鬆鬆,浮動搔頭似有風。一度出時拋一遍,金條零落滿函中。

合暗報來門鎖了,夜深應別喚笙歌。房房下著珠簾睡,月過金階白露多。

御廚不食索時新,每見花開即苦春。白日臥多嬌似病,隔簾教喚女醫人。

叢叢洗手繞金盆,旋拭紅巾入殿門。眾裡遙拋新摘子,在前收得便承恩。

御池水色春來好,處處分流白玉渠。密奏君王知入月,喚人相伴洗裙裾。

移來女樂部頭邊,新賜花檀木五弦。緶得紅羅手帕子,中心細畫一雙蟬。

新晴草色綠溫暾,山雪初消漸出渾。今日踏青歸校晚,傳聲留著望春門。

兩樓相換珠簾額,中尉明朝設內家。一樣金盤五千面,紅酥點出牡丹花。

盡送春來出內家,記巡傳把一枝花。散時各自燒紅燭,相逐行歸不上車。

家常愛著舊衣裳,空插紅梳不作妝。忽地下階裙帶解,非時應得見君王。

別敕教歌不出房,一聲一遍奏君王。再三博士留殘拍,索向宣徽作徹章。

行中第一爭先舞,博士傍邊亦被欺。忽覺管弦偷破拍,急翻羅袖不教知。

私縫黃帔捨釵梳,欲得金仙觀裡居。近被君王知識字,收來案上檢文書。

月冷江清近獵時,玉階金瓦雪澌澌。浴堂門外抄名入,公主家人謝面脂。

未承恩澤一家愁,乍到宮中憶外頭。求守管弦聲款逐,側商調裡唱伊州。

東風潑火雨新休,舁盡春泥掃雪溝。走馬犢車當御路,漢陽宮主進雞球。

風簾水閣壓芙蓉,四面鉤欄在水中。避熱不歸金殿宿,秋河織女夜妝紅。

聖人生日明朝是,私地教人屬內監。自寫金花紅榜子,前頭先進鳳凰衫。

避暑昭陽不擲盧,井邊含水噴鴉雛。內中數日無呼喚,拓得滕王蛺蝶圖。

內宴初秋入二更,殿前燈火一天明。中宮傳旨音聲散,諸院門開觸處行。

玉蟬金雀三層插,翠髻高叢綠鬢虛。舞處春風吹落地,歸來別賜一頭梳。

樹葉初成鳥護窠,石榴花裡笑聲多。眾中遺卻金釵子,拾得從他要贖麼。

小殿初成粉未乾,貴妃姊妹自來看。為逢好日先移入,續向街西索牡丹。

內人相續報花開,準擬君王便看來。逢著五絃琴繡袋,宜春院裡按歌回。

巡吹慢遍不相和,暗數看誰曲校多。明日梨花園裡見,先須逐得內家歌。

黃金合裡盛紅雪,重結香羅四出花。一一傍邊書敕字,中官送與大臣家。

未明東上閣門開,排仗聲從後殿來。阿監兩邊相對立,遙聞索馬一時回。

宮人早起笑相呼,不識階前掃地夫。乞與金錢爭借問,外頭還似此間無。

小隨阿姊學吹笙,見好君王賜與名。夜拂玉床朝把鏡,黃金殿外不教行。

日高殿裡有香煙,萬歲聲長動九天。妃子院中初降誕,內人爭乞洗兒錢。

宮花不共外花同,正月長生一半紅。供御櫻桃看守別,直無鴉鵲到園中。

殿前鋪設兩邊樓,寒食宮人步打球。一半走來爭跪拜,上棚先謝得頭籌。

太儀前日暖房來,囑向朝陽乞藥栽。敕賜一窠紅躑躅,謝恩未了奏花開。

御前新賜紫羅襦,步步金階上軟輿。宮局總來為喜樂,院中新拜內尚書。

鸚鵡誰教轉舌關,內人手裡養來奸。語多更覺承恩澤,數對君王憶隴山。

分朋閒坐賭櫻桃,收卻投壺玉腕勞。各把沈香雙陸子,局中斗累阿誰高。

禁寺紅樓內裡通,笙歌引駕夾城東。裹頭宮監堂前立,手把牙鞘竹彈弓。

春風院院落花堆,金鎖生衣掣不開。更築歌台起妝殿,明朝先進畫圖來。

舞來汗濕羅衣徹,樓上人扶下玉梯。歸到院中重洗面,金花盆裡潑銀泥。

宿妝殘粉未明天,總立昭陽花樹邊。寒食內人長白打,庫中先散與金錢。

眾中偏得君王笑,偷把金箱筆硯開。書破紅蠻隔子上,旋推當直美人來。

教遍宮娥唱遍詞,暗中頭白沒人知。樓中日日歌聲好,不問從初學阿誰。

青樓小婦砑裙長,總被抄名入教坊。春設殿前多隊舞,朋頭各自請衣裳。

水中芹葉土中花,拾得還將避眾家。總待別人般數盡,袖中拈出郁金芽。

玉簫改調箏移柱,催換紅羅繡舞筵。未戴柘枝花帽子,兩行宮監在簾前。

窗窗戶戶院相當,總有珠簾玳瑁床。雖道君王不來宿,帳中長是炷牙香。

雨入珠簾滿殿涼,避風新出玉盆湯。內人恐要秋衣著,不住熏籠換好香。

金吾除夜進儺名,畫褲朱衣四隊行。院院燒燈如白日,沈香火底坐吹笙。

樹頭樹底覓殘紅,一片西飛一片東。自是桃花貪結子,錯教人恨五更風。

金殿當頭紫閣重,仙人掌上玉芙蓉。太平天子朝迎日,五色雲車駕六龍。

鴛鴦瓦上瞥然聲,晝寢宮娥夢裡驚。元是我王金彈子,海棠花下打流鶯。

忽地金輿向月陂,內人接著便相隨。卻回龍武軍前過,當處教開臥鴨池。

畫作天河刻作牛,玉梭金鑷采橋頭。每年宮裡穿針夜,敕賜諸親乞巧樓。

春來睡困不梳頭,懶逐君王苑北遊。暫向玉花階上坐,簸錢贏得兩三籌。

步行送入長門裡,不許來辭舊院花。只恐他時身到此,乞恩求赦放還家。

縑羅不著索輕容,對面教人染退紅。衫子成來一遍出,明朝半片在園中。

彈棋玉指兩參差,背局臨虛鬥著危。先打角頭紅子落,上三金字半邊垂。

後宮宮女無多少,盡向園中笑一團。舞蝶落花相覓著,春風共語亦應難。

宛轉黃金白柄長,青荷葉子畫鴛鴦。把來不是呈新樣,欲進微風到御床。

供御香方加減頻,水沈山麝每回新。內中不許相傳出,已被醫家寫與人。

藥童食後送雲漿,高殿無風扇少涼。每到日中重掠鬢,衩衣騎馬繞宮廊。

宮詞一百首選析

  王建《宮詞一百首》以白描見長,語言平易清新。其中第九十首「樹頭樹底覓殘紅」是較有代表性的、膾炙人口的一首。此詩近於口語,並適當運用重疊修辭,念來琅琅上口,具有民歌風調。尤其因為在明快中見委曲,於流利中寓頓挫,便成為宮詞中百里挑一的佳作。

  詩一開始就展開具體形象的畫面:宮中,一個暮春的清晨,宮女徘徊於桃樹下,看看「樹頭」,花朵越來越稀;「樹底」則滿地「殘紅」。這景象使她們感到惆悵,於是一片一片拾掇起狼藉的花瓣,一邊拾,一邊怨,怨東風的薄情,歎桃花的薄命……。在古典詩歌中,傷春惜花,常與年華逝去,或受到摧殘聯繫在一起的。如「洛陽女兒好顏色,坐見落花長歎息。今年花落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劉希夷《代悲白頭翁》)宮人的惜花恨風,只是自覺不自覺地移情於物罷了,也隱含著對自身薄命的嗟傷。

  詩上下聯間有一個轉折。從「覓殘紅」突然想到「桃花貪結子」,意境進了一層。《詩經·周南·桃夭》云:「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用桃花結子來暗示女子出嫁,此詩「桃花貪結子」一樣具強烈的暗示性。桃花結子是自然的、合理的,人也一樣。然而封建時代的宮女,連開花結子的桃花都不如,寫「桃花貪結子」,就深深暗示出宮女難言的隱衷和痛苦。

  到這裡,讀者會感到宮女惜花的心情漸漸消逝,代之以另一種情緒,這就是羨花、乃至妒花了。從惜花恨風到羨花妒花,是詩情的轉折,也就是「在委曲深 摯中別有頓挫」(《石洲詩話》)。這一頓挫,使詩情發生跳躍,意境為之深化。如果說僅僅從惜花恨風,讀者還難以分辨宮女之怨與洛陽女兒之怨的不同;那麼,這羨花妒花的情緒,就把二者完全區別開來,寫出了人物感情的個性,賦與形象以深度與厚度了。同時,這一轉折又合乎生活邏輯,過渡自然:桃花被五更風吹散、吹落,引起宮女們的憐惜和怨恨,她們把桃花比為自己,同有一種淪落之感;但桃花凋謝了會結出甘美的果實來,這又自然勾起宮女的羨艷、妒嫉了。但詩人的運筆不這樣直截表達,卻說是桃花因「貪」結子而自願凋謝,花謝並非「五更風」掃落之過。措詞委婉,突出了桃花有結子的自由,也就是突出了宮女命運的大可怨恨。此詩就生動形象地通過宮女的思想活動的景物化,深刻揭露了封建制度反人道的現實。

詩詞作品:宮詞一百首
詩詞作者:【唐代王建
詩詞歸類:女子】、【宮怨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