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迷仙引·才過笄年》

迷仙引·才過笄年原文:

才過笄年,初綰雲鬟,便學歌舞。席上尊前,王孫隨分相許。算等閒、酬一笑,便千金慵覷。常只恐、容易蕣華偷換,光陰虛度。
已受君恩顧,好與花為主。萬里丹霄,何妨攜手同歸去。永棄卻、煙花伴侶。免教人見妾,朝雲暮雨。

迷仙引·才過笄年翻譯及註釋

翻譯
新近才滿十五歲,剛剛開始梳綰髮髻時,我就學習歌舞了。酒宴席上酒杯前,曲意迎奉王孫公子。要是平平常常給我一個笑容,便是千金我也懶得看上一眼。我常常只是害怕,韶華易逝,虛度了青春時光。
如今已受恩寵眷顧,要好好為花做主。萬里晴空,何不一同牽手歸去呢。永遠拋棄那些煙花伴侶。免得叫人見了我,早上行雲晚上行雨。

註釋
笄(jī)年:十五歲。笄:簪子。古代女子十五歲舉行戴笄的成年禮。
綰(wǎn):把頭髮盤旋起來打成結。雲鬟(huan):高聳入雲的髮髻。女子成年後髮式由下垂改為綰結聳立。
隨分:隨便、隨意。
等閒:平常。「酬一笑」兩句,即一笑千金,也懶得再看。
慵覷(yōng qu):懶得看,不屑一顧。
蕣(shun)華:指朝開暮落的木槿花,借指美好而易失的年華或容顏。「華」,通「花」。
君:指這位歌妓恩遇的傾吐對象。
花:喻青春貌美的歌妓。
丹霄:佈滿紅霞的天空。
煙花伴侶:青樓賣唱生涯。
朝雲暮雨:語出宋玉《高唐賦》巫山神女典故,這裡比喻歌妓愛情不久長的賣唱生涯。

迷仙引·才過笄年賞析

  柳永是第一個敢於把生活社會最底層的歌妓們真、善、美的心靈寫進詞中的人,詞境的開拓上有重要貢獻。此詞描寫的就是一位身陷污泥而心向自由、光明、高潔的不幸歌妓的典型形象。詞的上片從以往的無情現實落筆鋪寫,展現這位歌妓厭倦風塵的心理活動,下片由未來的強烈願望發揮開去,寫她對自由生活和美好愛情的渴望與追求。

  全詞通過一位歌妓的自述,表現她對自由生活的嚮往和追求。她剛成長為少女時便學習歌舞了。古代女子年滿十五歲,開始梳綰髮髻,插上簪子,稱為「及笄」,標誌成年。由於她身隸娼籍,學習伎藝是為了歌筵舞席之上「娛賓」,以成為娼家牟利的工具。她華燈盛筵之前為王孫公子們歌舞侑觴,由於她年輕,色藝都好,席上尊前,隨處博得王孫公子的稱讚,對她的一笑(隨)地便以千金相酬。可是她意不此,「慵覷」是懶於一顧。可見,她與一般安於庸俗生活、貪得纏頭的歌妓們,意趣相異。作者於此婉曲地表現了這一歌妓輕視千金而要求人們的尊重和理解的獨特品橡。她風塵中保持著清醒的頭腦,渴望著有一個正常的人生歸宿。歌舞場中的女子青春易逝,有如「蕣華」的命運一樣。「華」古通花,蕣華即木槿花。《詩·鄭風·有女同車》「顏如蕣華」朱熹註:「蕣,木槿也,樹如李,其華朝生暮落。」郭璞《遊仙詩》:「蕣榮不終朝。」古人多用蕣華以喻女子青春,雖美艷而難久駐,有似朝開暮落一般。這位歌妓清楚地知道,她的美妙青春也將象蕣華會暗中很快變滅的。「光陰虛度」之後的結局就是常常使她感到困擾和耽憂的問題。她終於賞識者中尋覓到一位可以信任和依托的男子,便以弱者的身份和堅決的態度,懇求救其脫離火坑。他的同情、憐愛和賞識,她看來已是「恩顧」了。歌妓猶命薄如花的女子,求他作主,求他庇護,以期改變自己的命運。「萬里丹霄」意即廣闊的晴空。而此時她有了可信任的男子,祈求著「何妨攜手同歸去」,共同締造正常的家庭生活。從良之後,便表示永遠拋棄舊日的生活和那些煙花伴侶,以此來洗刷世俗對她的不良印象。「朝雲暮雨」,典出自宋玉《高唐賦》。歌妓由於特殊的職業,送往迎來,相識者甚多,給人以感情不專、反覆無常的印象。所以,這位歌妓她懇求、發誓,言辭已盡,願望熱切,力圖證明自己非輕浮的女人向社會發出求救的呼聲。然而當時的歌妓者要想像正常人一樣過著溫暖的家庭生活總是難以如願的,詞中女子的願望恐難實現。

  這首詞摹擬一個妙齡歌妓的口吻,道出她厭倦風塵、追求愛情的心靈世界。作者似乎只是客觀如實道來,字裡行間卻流露出對備受凌辱的妓女渴望跳出火炕、獲得自由的深切同情。全詞純用白描,全以歌妓之口出之,讀來情真意切,真摯動人,乾淨利落,通俗易懂,是柳詞中的上乘之作。

迷仙引·才過笄年鑒賞

  古代,煙柳之地令文人墨客熱衷流連,以青樓女子為主角的詩詞作品並不罕見。但更多文人偏向於把她們視為玩物,很少有能像柳永一樣,以平等心態發掘並讚美妓女的外表與心靈之美,且柳永是第一個敢於把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歌妓們真、善、美的心靈寫進詞中的人,詞境的開拓上有重要貢獻。此詞描寫的就是一位身陷污泥而心向自由、光明、高潔不幸的妙齡歌妓。

  上片由「才過笄年」領起,女子開始自述。剛剛滿十五歲,才梳起雲鬢,她便開始學習歌舞。十五歲本是女子美好的青春年華,然而她出身青樓、身不由己,學習歌舞的目的極為功利,只是為了供那些在煙花地徘徊的王孫貴族娛樂。「算等閒、酬一笑,便千金慵覷。」說明女子色藝雙絕,贏得了很多王孫公子的青睞,他們不惜一擲千金,只為博取佳人一笑。此處寫出紈褲子弟們一擲千金的豪放姿態,看似瀟灑風流,實則暗含諷刺,因為他們想以此來討好美人,但錢財並非她所想要。「慵覷」二字,寫出女主人公與一般安於庸俗生活、貪得纏頭的歌妓們,意趣相異。作者於此婉曲地表現了這一歌妓輕視千金而要求尊重和理解的獨特品橡,表達了女主人公視錢財如無物的品質。

  前面寫她並不在乎金錢,後文承接而來,寫出她所在乎之物。「常只恐」,道出她最關心也最擔心的事情:「容易葬華偷換,光陰虛度。」木槿花朝開暮落,象徵著女子青春年華短之又短。女主人公深知煙花女子命薄如花,再多的錢財也挽救不了日漸消逝的青春,「虛度」二字寫出她對風塵生活的無奈和厭倦。

  為了擺脫這種狀態,她盼著能有一個男子不嫌棄自己的出身,帶自己從良。「已受君恩顧」,「君」指女主人公傾心的男子;「恩顧」是說對方對自己有情義、有愛憐。「好與花為主」,女子如花,佳期易逝,她希望將自己的一生托付給他,於是求意中人為自己做主,救她脫離苦海。「萬里丹霄」,說晴空絢麗,廣闊無際,表現出女子對自由生活的嚮往。「何妨攜手同歸去」,此句直截大方地表達出與意中人共同生活的強烈願望,符合其出身風塵的身世,又表現出她大膽直白、勇於追求自由幸福生活的性格。

  下片最後四句將感情昇華,深刻地表達出女子心中對真摯愛情和家庭生活的渴望與決心。「永棄卻、煙花伴侶。」與意中人喜結良緣之後,她便會永遠忘卻往日種種、盡棄風塵中所識之人,安心為人妻,以免他人認為出身青樓的自己用情不專。「朝雲暮雨」,常用來比喻男女的情愛與歡會。青樓女子常被世人認為重利輕隋義,女子不想被人誤會,同時也是在向意中人表白心跡、表達決心。

  下片感情炙熱,言辭懇切,可見這位青樓女子對圓滿家庭生活的熱切嚮往;她的願望非常迫切,決心也很堅定,具有浪漫主義的色彩,但是在現實生活裡,這個願望其實很難實現,感情越強烈,越反襯出希望渺茫。

  總的來說,這首詞上片描寫了女主人公風塵之中的淒慘經歷,流露出青春易逝的感傷,下片抒發了女主人公希望能有一位可托付終身的男子把自己救出風塵,並誠摯許諾願一洗前塵、跟隨郎君的決心。全詞純用白描,辭淺而情真,讀來真摯動人,乾淨利落,通俗易懂,通篇以風塵女子的口吻托出,表現出她對自由生活的嚮往和追求。

詩詞作品:迷仙引·才過笄年
詩詞作者:【宋代柳永
詩詞歸類:宋詞三百首】、【女子】、【嚮往】、【愛情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