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採桑子·潤州多景樓與孫巨源相遇》

採桑子·潤州多景樓與孫巨源相遇原文:

多情多感仍多病,多景樓中。尊酒相逢。樂事回頭一笑空。
停杯且聽琵琶語,細捻輕攏。醉臉春融。斜照江天一抹紅。

採桑子·潤州多景樓與孫巨源相遇翻譯及註釋

翻譯
本來就多情,多感,多病,偏偏又置身於多景樓中。同在他鄉同舉杯,故友又重逢。回首當年相知,惺惺相惜成一笑,功業無成轉頭空。
且停杯,側耳聽——琵琶聲聲訴衷情。細細地捻,輕輕地攏,醉了琵琶女,一臉春融融;更有那一抹斜陽脈脈相輝映,江天一色晚霞紅。

註釋
1多景樓:北固山後峰、下臨長江,三面環水,登樓四望,美景盡收眼底,曾被贊為天下江山第一樓。
2樽酒:舉杯飲酒。「樽」同「尊」。
3琵琶語:指歌妓所彈琵琶能傳達感情如言語。唐白居易《琵琶行》:「今朝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
4細捻輕攏:演奏琵琶指法。捻指揉弦,攏指按弦。語本白居易《琵琶行》。
5醉臉春融:酒後醉意,泛上臉面,好像有融融春意。
6斜照:將要落山的太陽照著。

採桑子·潤州多景樓與孫巨源相遇創作背景

  熙寧七年(1074)十月,蘇軾從杭州通判升任密州知州,一路上,不斷與朋友聚會,飲酒賦詩,非常痛快。行到潤州(今江蘇鎮江),與朋友孫洙(字:巨源)相遇,據《東坡詞》引《本事集》雲,這次他們又約上王存(字:正仲),同登多景樓,座中還有官妓胡琴彈曲助酒。孫洙對蘇軾說:「殘霞晚照,非奇才不盡。」蘇軾欣然命筆,做成此詞。

採桑子·潤州多景樓與孫巨源相遇賞析

  東坡喜吟詩,詞集中頗多歌席酬謝、即事明筆的「急就章」。這些臨時隨意而發、肆口而成的作品,不容深思,無暇推敲,未必完美,但卻更足以顯示東坡豐富的生活積累、深厚的文化素養和敏捷的創作才華,別有系人之處。這篇《採桑子》,正屬於此類即興之作。

  據東坡的友人楊繪(元素)記載:宋神宗熙寧七年(1074)仲冬,東坡由杭州通判調知密州,途經潤州(今江蘇鎮江),與孫洙巨源、王存正仲集會於該地風景奇勝的甘露寺多景樓。席間,京師官妓甚多,而一個名叫胡琴的,姿色技藝尤其美好。酒闌,孫巨源請求東坡說:「殘霞晚照,非奇詞不盡。」東坡於是填了這篇《採桑子》。東坡另有《潤州甘露寺彈箏》一詩,亦為同時所作,可參讀。

  「萬事開頭難」,吟詩填詞也不例外。但東坡填這篇《採桑子》卻能毫不費力地從「多景樓」的「多」字獲取靈感,從杜甫《水宿遣興興奉呈群公》的首句「魯鈍仍多病」借來句型和後三字,寫出了連用三個「多」字的言情語句作為發端。它像「劈地抽森秀」的太華,以其奇兀給人以強烈的印象,並頓時產生出磁鐵般吸引讀者的力量。多景樓在今鎮江市北固山後峰、甘露寺後部,下臨長江,三面濱水,登樓四望,整個城市可盡收眼底,曾被米芾贊為天下江山第一樓。東坡是個博古通今、關心時政、喜歡尋幽探勝的人,在這樣的多景樓上眺望壯麗的江山,他能不觸景生情嗎?想到三國時的孫權曾建都於此地,六朝的宋武帝劉裕曾居住於此地、起兵討伐桓玄於此地,東晉謝安、梁武帝蕭衍曾流連於此山等等歷史事實,他能不感慨系之嗎?想到他先因與執政的王安石政見不合,自請外任離京而今奔走於道路,他能不滿懷愁緒,病已病時嗎?東坡不把自已的「情」、「感」和「病」之「多」的內容一一寫出,只用此七字概括。近人陳洵說:「詞筆莫妙於留。蓋能留則不盡而有餘味,離合順逆,皆可隨意指揮,而深沉渾厚,皆由此得。」(《海綃說詞》)東坡可以說是深得「留」的三味了。關於這起句有善「留」之妙,還必須補充說明一下,就是他所以那樣戛然而止,迅速道出「多景樓中」,為的是顧及全篇,不使這憂愁情緒的抒發過多而成為贅疣。緊接著的「樽酒相逢」,點明與孫巨源、王正仲等集會於多景樓之事,極其平實。像山脈之有起伏,浪潮之有高低,如此平實,為的是給下面抒情的「樂事回頭一笑空」,與起句「多情多感仍多病」的語意相連,意謂這次集會多景樓而飲酒停歌,誠為「樂事」,可惜不能長久,「一笑」之後,「回頭」來眼前的「樂事」便會消失而「空」無所有,只有「多情」、「多感」、「多病」依然留在心頭。哀怨無窮,盡在言外。以上四句構成上片。它是虛與實的結合,言事與言情的結合,而以虛為主,以言情為主。唯其如此,所以既不浮乏,又頗空靈。四句之中,前二句先言情後言事,後二句先言事後言情,亦錯落有致。上片由情至事,由事歸情,借眼前之景,寫心中之情,意蘊盎然,如神來之筆。

  「停杯且聽琵琶語」,領起下片。「停杯」承上,與「樽酒相逢」相呼應。「且聽琵琶語」啟下,是「樂事」的補充。「琵琶語」,由白居易《琵琶行》的「今夜聞君琵琶語」句而來,指琵琶所彈奏的樂曲。「且」是姑且的意思。因為既「多情多感仍多病」,又認為「樂事回頭一笑空」,就不能以認真的態度來對待音樂,以振奮的精神來欣賞音樂,東坡所以特地挑選了這個虛字「且」來著於「聽」字之前,用以表現他當時無聊賴、不經意的心態。「細捻輕攏」句,亦自白居易《琵琶行》中的詩句化出,讚美彈奏琵琶的技藝。他本無心欣賞,然而卻被吸引,說明演奏得確實美妙。「捻」,指左手手指按弦在柱上左右搓轉的手法。「攏」,指左手手指按弦向裡推的手法。讚美之情除了通過「細」和「輕」兩字來表達外,還借助於這四個從《琵琶行》詩句中化出的字來引起讀者對《琵琶行》中那段膾炙人口的「輕攏慢捻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麼。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描寫之聯想來實現。贊罷彈奏琵琶的美妙,順勢描寫彈奏者,也就是前面所說的那位叫做胡琴的姑娘。東坡惜墨如金,不去寫其容貌、形體和服飾等,只用「醉臉春融」四字表現其神態。這四字寫其神,麗而不艷,媚中含莊,活脫脫描摹出一個喝了少許酒後懷抱琵琶的少女兩頰泛紅,嘴角含笑的充滿了青春氣息的動人姿態。「結局須要放開,含有餘不盡之意,以景結情最好。」(沈義賦《樂府指迷》)此詞的結句「斜照江天一抹紅」,正是景語,可視為當時「殘霞晚照」的寫實,也可視為是藉以形容胡琴姑娘之「醉臉」的,而它的妙處則在於「以迷離稱雋」,令人難以捉摸,耐人反覆尋味。這句「斜照江天一抹紅」,其意同於李商隱《樂游原》的「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只不過盡在言外而已。它的色彩儘管明快,但其基調仍是感傷的,與上片完全一致。

  沈祥龍在《論詞隨筆》中說:「小令須突然而來,悠然而去,數語曲折含蓄,有言外不盡之致。」東坡這篇《採桑子》小令,倏忽來去,只用了隻言片語,卻達到了曲折含蓄,言盡而意雋的境界之美。雖然不是完美無缺的精品,但卻非常符合沈祥龍所總結的對小令的要求,當可為則。

採桑子·潤州多景樓與孫巨源相遇意境

  首句「多情多感仍多病」四借用杜甫《水宿遣興奉呈群公》首句「魯鈍仍多病」的句型和後三字,連用三個「多」字言情發端,以其奇兀給人以強烈的印象。「多景樓」的「多」字與上句中的三個「多」字相映成趣,直接點出當下環境。多景樓北固山後峰、甘露寺,下臨長江,三面環水,登樓四望,美景盡收眼底,曾被贊為天下江山第一樓。東坡博古通今,關心時政,喜歡尋幽探勝,這樣的樓上賞景又怎能不觸景生情呢?三國時的孫權曾建都於此,元朝宋武帝蕭劉裕曾此討伐桓玄,東晉謝安、梁武帝衍也曾此流連,面對這樣的古跡,蘇軾思古想今,感慨萬千,滿懷愁緒,湧上心頭,噴吐於筆端,即為「三多」——情多,感多,病多,凝練而又傳神。東坡貴可以那樣戛然而止,迅疾道出「多景樓中」,為的是顧及全篇,不使這憂愁情緒的抒發過多而溢。

  「尊酒相逢」,點明與孫巨源、王正仲等集會於多景樓之事實,語感平實,為的是給下面抒情的「樂事回頭一笑空」作一鋪墊。「樂事回頭一笑空」,與起句「多情多感仍多病」的語意相連,意謂這次多景樓飲酒聽歌,誠為「樂事」,可惜不能長久,「一笑」之後,「回頭」看時,眼前的「樂事」便會消失,只有「多情」、「多感」、「多病」永遠留心頭,哀怨盡言外。上片虛與實結合,言事與言情的結合,而以虛為主,以言情為主,既不浮泛,又頗空靈錯落有致。上片由情至事,由事歸情,借眼前之景,寫心中之情,意蘊盎然,如神來之筆。「停杯且聽琵琶語」承上啟下,認為「樂事回頭一笑空」,故不能以認真的態度來對待音樂,所以東坡特地挑選了虛字「且」放於「聽」字之前,用以表現他當時不經意的心態。「細捻輕攏」句和上句中的「琵琶語」,都是自白居易《琵琶行》中的詩句化出,讚美官妓胡琴彈奏琵琶的技藝。本無心欣賞,然而卻被吸引,說明演奏得確實美妙。「捻」,指左手手指按弦柱上左右搓轉:「攏」,指左手手指按弦向裡推,讚美之情通過「細」和「輕」兩字來表達出來,讓人不由聯想起白居易曾描述過的「大珠小珠落玉盤」的音樂之美。贊罷彈奏者的技藝,順勢描寫彈奏者,但蘇東坡惜墨如金,不去寫其容貌、形體和服飾等,只用「醉臉春融」四字來寫其神,麗而不艷,媚中含莊,活脫脫描摹出一個懷抱琵琶的少女兩頰泛紅,嘴角含笑的動人姿態。

  「斜照江天一抹紅」,是一句景語,是當時「殘霞晚照」的寫實,也可藉以形容胡琴姑娘之「醉臉」,妙處於難以捉摸,耐人尋味。這句「斜照江天一抹紅」,其意同於李商隱《樂游原》的「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只不過色彩明快,而其意又言外罷了。東坡的這首小令,倏忽來去,只用了隻言片語,卻達到了曲折含蓄,言盡而意雋的境界之美,實難得。

採桑子·潤州多景樓與孫巨源相遇賞析二

  多景樓在鎮江多寶寺中,位於長江邊上,撒密安環水,登樓遠望,氣象萬千。由「多「字,出發了東坡」多情多感仍多病「的感歎。多情多感,是詩人的氣質,也是多病的緣由。多情多感多病的人恰好在多景樓上,那就更加多情多感了。開篇兩句,一連疊用四個「多」字,寫出了特定環境中特定人物的心境,產生出很好的藝術效果。這時正是作者因為反對新法、政治上遭到挫折的時刻,這裡的「情」、「感」和「病」,都帶著政治色彩,深含著作者的身世感慨。

  「樽酒相逢」,點明與孫巨源、王正仲等集會於多景樓之事實,語感平實,為的是給下面抒情的「樂事回頭一笑空」作一鋪墊。「樂事回頭一笑空」,與起句「多情多感仍多病」的語意相連,意謂這次多景樓飲酒聽歌,誠為「樂事」,可惜不能長久,「一笑」之後,「回頭」看時,眼前的「樂事」便會消失,只有「多情」、「多感」、「多病」永遠留心頭,哀怨盡言外。上片虛與實結合,言事與言情的結合,而以虛為主,以言情為主,既不浮泛,又頗空靈錯落有致。上片由情至事,由事歸情,借眼前之景,寫心中之情,意蘊盎然,如神來之筆。「停杯且聽琵琶語」承上啟下,認為「樂事回頭一笑空」,故不能以認真的態度來對待音樂,所以東坡特地挑選了虛字「且」放於「聽」字之前,用以表現他當時不經意的心態。「細捻輕攏」句和上句中的「琵琶語」,都是自白居易《琵琶行》中的詩句化出,讚美官妓胡琴彈奏琵琶的技藝。本無心欣賞,然而卻被吸引,說明演奏得確實美妙。「捻」,指左手手指按弦柱上左右搓轉:「攏」,指左手手指按弦向裡推,讚美之情通過「細」和「輕」兩字來表達出來,讓人不由聯想起白居易曾描述過的「大珠小珠落玉盤」的音樂之美。贊罷彈奏者的技藝,順勢描寫彈奏者,但蘇東坡惜墨如金,不去寫其容貌、形體和服飾等,只用「醉臉春融」四字來寫其神,麗而不艷,媚中含莊,活脫脫描摹出一個懷抱琵琶的少女兩頰泛紅,嘴角含笑的動人姿態。

  「斜照江天一抹紅」,是一句景語,是當時「殘霞晚照」的寫實,也可藉以形容胡琴姑娘之「醉臉」,妙處於難以捉摸,耐人尋味。這句「斜照江天一抹紅」,其意同於李商隱《樂游原》的「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只不過色彩明快,而其意又言外罷了。東坡的這首小令,倏忽來去,只用了隻言片語,卻達到了曲折含蓄,言盡而意雋的境界之美,實難得。

詩詞作品:採桑子·潤州多景樓與孫巨源相遇
詩詞作者:【宋代蘇軾
詩詞歸類:寫景】、【飲酒】、【抒情】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