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英《江神子·送翁五峰自鶴江還都》

江神子·送翁五峰自鶴江還都原文:

西風一葉送行舟。淺遲留。艤汀洲。新浴紅衣,綠水帶香流。應是離宮城外晚,人佇立,小簾鉤。
新歸重省別來愁。黛眉頭。半痕秋。天上人間,斜月繡針樓。湘浪莫迷花蝶夢,江上約,負輕鷗。

江神子·送翁五峰自鶴江還都註釋

江神子:詞牌名,一作「江城子」。原為單調,三十五字,五平韻。結有增一字,變三言兩句為七言一句者。宋人多依原曲重增一片,如蘇軾《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詞,及《夢窗詞集》中諸詞,即為雙調,七十字,上下片各八句五平韻。  
2翁五峰:即翁孟寅,字賓暘,號五峰,崇安(今福建崇安縣)人,或言是錢塘人。曾為賈似道客,有《五峰詞》一卷,有豪放詞氣。鶴江:據《蘇州府志》說:「白鶴江(即鶴江),本松江別支。」

江神子·送翁五峰自鶴江還都鑒賞

  「西風」三句,言詞人在白鶴江邊送翁五峰回京城臨安。而鶴江在臨安東南面,遇「西風送行舟」,逆風而行,只得暫時回岸邊停靠。「艤」,即整舟向岸也。《文選·蜀都賦》(左思):「試水客,艤輕舟。」劉注引應劭曰:「艤,正也;南方俗謂正船回灣處為艤。」舟回岸暫停,老友就可以暫時不走,這是詞人內心所企盼的事。「新浴」兩句。「紅衣」,指荷花。言荷花,蓮葉在江岸邊搖曳,如女郎之新浴嬌艷;流水受荷葉掩映而呈綠色,荷香隨流水而飄向遠方。此雖是描述行舟暫泊之處的景色,也含有熱土難離的挽留之意在。「應是」三句。「離宮」,蘇州本是吳國都城,城外虎丘館娃宮等處都曾是吳王離宮,所以這裡的「離宮」,當指翁停舟暫住之處所。言詞人在城外原吳王舊日離宮遺址送別翁五峰,依依不捨,相對佇立,直到月芽升空。「小簾鉤」,指新月。  

  「新歸」三句,轉而代翁五峰在京愛人立言。此言翁五峰自鶴江還京後,猜想他的愛人一定為因為兩人重逢而向他訴說別後的離愁之苦。說她經常是緊鎖雙眉,冷面似秋霜,始終無法泯滅其對翁的相思苦。「天上」兩句,系倒裝句。此言伊人在繡樓上見到月光斜入,就聯想到:天上月宮嫦娥與她孤身獨處繡樓,非常相似。這兩句也是愛人向翁傾訴離愁之苦的具體內容。「湘浪」三句,又是代伊人立言,勸告五峰。此是詞人想像中五峰已回到京城家中,他的愛人又對翁說:你在湖南(湘浪)千萬不要去拈花惹草,迷戀野蜂浪蝶,因為這些只不過是像與江鷗訂立的盟約,她們都是轉瞬而過,不再回頭,很快就會撕毀盟誓的。結句含有要求五峰不負愛人舊盟情誓的意思在。

詩詞作品:江神子·送翁五峰自鶴江還都
詩詞作者:【宋代吳文英
詩詞歸類:離別】、【相思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