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庭堅《書摩崖碑後》

書摩崖碑後原文:

春風吹船著吾溪,扶藜上讀《中興碑》。
平生半世看墨本,摩挲石刻鬢成絲。
明皇不作苞桑計,顛倒四海由祿兒。
九廟不守乘輿西,萬官已作鳥擇棲。
撫軍監國太子事,何乃趣取大物為?
事有至難天幸耳,上皇躕蹐還京師。
內間張後色可否?外間李父頤指揮。
南內淒涼幾苟活,高將軍去事尤危。
臣結春秋二三策,臣甫杜鵑再拜詩。
安知忠臣痛至骨,世上但賞瓊琚詞。
同來野僧六七輩,亦有文士相追隨。
斷崖蒼蘚對立久,凍雨為洗前朝悲。

書摩崖碑後翻譯及註釋

翻譯
春風把我的船吹到了浯溪岸邊,我拄著枴杖上山,細細地讀著崖上刻的《中興碑》。
我一生中有半世都只見到這碑的拓本,今天終於能親手撫摸著石刻,可憐我雙鬢已雪白如絲。
唐明皇沒有安定國家的深謀遠慮,任由著安祿山,把天下攪得一塌糊塗,無法收拾。
宗廟宮廷都淪陷敵手,明皇淒涼地逃往川西;百官們猶如烏鵲選擇良木,紛紛投降偽朝,低聲下氣。
統率軍隊,守護國家,這是太子的本分,肅宗匆匆地登上皇帝的寶座,難道不顯得過分心急?
平定禍亂本來是很困難的事,能夠取得勝利,真是徼天之幸,太上皇終於能跼蹐不安地返回了京師。
從此後他失去了自由,在宮中要看張後的臉色行事,在宮外又要聽從李輔國的頤指氣使。
他在南內偷安苟活,高力士去後,事勢便更加危急。
臣子元結在舂陵上書獻策,臣子杜甫在四川,見到杜鵑再次下拜和淚作詩。
可憐世人有誰知道忠臣刻骨的悲痛,只是爭相欣賞詩文中優美的文詞。
一起看碑的有六七個和尚,還有幾位文士相隨。
我站在斷崖邊青苔上,一陣暴雨打來,彷彿要洗去前朝無盡的悲思。

註釋
1、摩崖:亦作「磨崖」,在山崖峭壁上磨平石面,刻碑文或題字,稱「摩崖石刻」。摩崖碑,此指《大唐中興頌》,由元結撰文,顏真卿書寫。內容寫安史之亂,唐肅宗平亂,使唐室中興。此碑文辭古雅,筆法蒼勁有力。
2 、浯(wu)溪:在今湖南祁陽縣西南五里。
3、 藜(li):藜杖。
4 、墨本:拓本。
5、 摩挲(mo suō):撫摸。
6、「明皇」二句:包桑,語出《易·否》:「其亡其亡,繫於包桑。」意為怕失去,就把東西牢牢繫在桑樹幹上。這二句說明皇(玄宗)不考慮安邦定國的計劃,結果國家被安祿山搞得幾乎顛覆。唐明皇晚年昏庸,重用奸臣楊國忠等,又把軍事大權交給胡人安祿山,終釀成安史之亂,明皇倉皇入蜀,路上發生馬嵬兵變,楊國忠被殺,楊貴妃被縊死。祿兒,即安祿山,時任平盧、范陽、河東三鎮節度使,是楊貴妃的乾兒子。苞桑,亦作「包桑」,根深蒂固的桑樹。《易經·否》:「其亡其亡,繫於苞桑。」苞桑計:比喻牢靠的治國方略。
7、九廟:指太廟,古天子廟九室。此代指京城。
8、烏擇棲:指朝臣們另找靠山。一說指宰相陳希烈等投降安祿山,一說指部分官員追隨太子李亨到靈武。
9、「撫軍」二句:指天寶十四載(755)安祿山起兵攻陷長安,翌年,太子李亨在靈武自立,尊玄宗為上皇天帝。撫軍監國,統率軍隊,守衛國家。語出《左傳》:「太子君行則守,有守則從。從曰撫軍,守曰監國。」趣,急忙。大物,國家。
10、跼蹐(ju ji):無法舒展的樣子。此指玄宗回國都後,受肅宗所制,無法舒展。
11、張後:肅宗皇后張良娣,與李輔國勾結,干預朝政,牽制玄宗。後被廢。
12、李父:李輔國。肅宗以李輔國為殿中監兼太僕卿,判元帥府行軍司馬。李專權攬政,連宰相李揆也執弟子禮,稱「五父」。他屢進讒言,迫害玄宗。頤指揮:用臉部表情來示意指揮。
13、南內:玄宗自蜀回,住南內興慶宮,後遷西內軟禁。
14 、高將軍:高力士。他是玄宗心腹,曾封驃騎大將軍。後遭李輔國誣陷,流放巫州。
15、 臣結:指元結。元結曾任道州刺史,多次上表言事,並作有《舂陵行》詩,反映民間疾苦。此句一作「臣結春秋二三策」,說元結所作《中興頌》中含《春秋》筆法,寓有褒貶。
16、 臣甫:杜甫。杜甫《杜鵑行》曾以杜鵑比玄宗失位。他的《杜鵑詩》又有「我見常再拜,重是古帝魂」句。
17 、瓊琚:華美的佩玉。此指文辭華麗。
18 、「同來」二句:據《山谷先生年譜》,這次同游的有進士陶豫、李格,僧伯新、道遵等人。
19、 凍雨:暴雨。

書摩崖碑後賞析

  黃庭堅七古,起首一般採取兩種手法,一是突兀而起,高屋建瓴,傾瀉而下;一是平平而起,語遲意緩,遒勁老蒼。這首詩的起首,用的是後一種手法。詩用敘事語氣展開,很自然地入題,說自己來到了浯溪,拄著枴杖上山,細讀《中興碑》,想到生平見過許多此碑的拓本,今天真正見到原碑,卻已年齡老了。這四句是開端,也是第一段,看上去很平淡,細細琢磨,卻有很深的意味。前兩句寫見碑,是直寫;後兩句寫見碑的感慨,用旁襯。因了平生看見碑的許多墨本,對碑的內容必然很熟悉,對原碑定然很嚮往,極欲一見;今天見到了,一定很高興;然而詩說自己已經蒼老,到現在才見到原碑,流露出恨見太晚的感慨。

  黃庭堅是著名的書法家,對《中興頌》素有研究,且上文已明陳「半世看墨本」,於是下文不再具體寫碑,不說碑文經風瀝雨所留下的滄桑痕跡,也不評顏真卿字體如何蒼勁有力,卻一連用十六句,傾吐由碑文內容而引起的懷古之思與感慨。《中興碑》是記平定安史之亂,唐肅宗收拾殘局,使唐中興事,所以詩以唐明皇為中心。前四句寫安史之亂的緣起是由於明皇失政,寵用安祿山,終於釀成國變,自己逃入西蜀,大臣們紛紛投靠新主。次四句寫唐肅宗恢復事,說他匆忙即位,徼天之幸,得以戰勝,明皇成了太上皇,侷促不安地回到京城。又次四句,寫唐明皇在南內苟活,內被張後欺負,外受李輔國頤指,日子十分難過,自高力士被趕走後,處境更加困難。末四句,寫臣子元結、杜甫等忠君報國,但世人都不理解,只欣賞他們優美的文辭。這十六句,是本詩的主體,寫盡了玄宗、肅宗二朝的史事。從所舉史實及所作評論來看,黃庭堅既對唐明皇荒淫失國表示批判,又對他晚年的不幸遭遇表示同情。對唐肅宗,黃庭堅以「何乃趣取大物為」一句作誅心之論,說他急於登上皇帝的寶座,逾越了本分;又舉元結文及杜甫詩來說明當時社會並不安定,人民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肅宗也不是個好皇帝。言下之意,對「中興」二字持否定態度。黃庭堅對肅宗的看法,在當時及後世都引起過爭論,元劉壎《隱居通議》稱讚這論點說得好,全詩「精深有議論,嚴整有格律」。宋范成大《驂鸞錄》批評說詩「不復問歌頌中興,但以詆罵肅宗為談柄」,使後來不少人跟著他走入歧途。陳衍《宋詩精華錄》也認為詩「議論未是」。

  「同來野僧六七輩」至末四句是一段,也是詩的煞尾。這段猶如古代遊記筆法,在最後交代同遊人,在風格上與首段遙相呼應。詩收得很平穩,說自己與同行人一起看碑,在斷崖前經受著風雨的襲擊,思念著唐朝這一段不堪回首的悲涼故事。「前朝悲」三字,總結了前面一大段懷古的內容。當時,宋徽宗重用蔡京等奸臣,民間怨聲載道,國家日益混亂,金人在北方又虎視眈眈。詩人敏銳地感受到,宋徽宗正在步唐明皇的後塵,這前朝悲很可能就會演變成今朝悲。所以詩的末段看似寫景敘事,卻使人感受到詩中籠罩著一股悲涼之氣。

  這首詩是黃庭堅晚年的作品,詩人這時駕馭語言的藝術已達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全詩洗盡鉛華,歸於自然,結構嚴謹,章法井然,敘事與議論相結合,概括了安史之亂前後的史實。

書摩崖碑後創作背景

  黃庭堅這首詩作於崇寧三年(1104年),前一年,他以「幸災謗國」的罪名從鄂州(治所在今湖北武昌)貶往宜州(治所在今廣西宜山),這一年春天,他途經祁縣,泛舟浯溪,親見《中興頌》石刻,寫下這篇名作。
詩詞作品:書摩崖碑後
詩詞作者:【宋代黃庭堅
詩詞歸類:詠史懷古】、【議論】、【抒情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