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元干《菩薩蠻·春來春去催人老》

菩薩蠻·春來春去催人老原文:

三月晦,送春有集,坐中偶書。
春來春去催人老,老夫爭肯輸年少。醉後少年狂,白髭殊未妨。
插花還起舞,管領風光處。把酒共留春,莫教花笑人。

菩薩蠻·春來春去催人老翻譯及註釋

翻譯
春來春去時光如飛催人老,我怎肯輕易輸給年輕人?酒醉之後像少年一樣狂放不羈,鬍子白了根本沒有關係。
頭上插著花起身狂舞,要盡情地享受春光。讓我們舉杯共同留住春天,不要讓花兒笑人們不懂惜春

註釋
1晦:陰曆月末。
2輸:負。
3白髭(zī):嘴邊的鬍子發白了。
4管領:主管的意思。
5教:使,令。

菩薩蠻·春來春去催人老創作背景

  從詞中的詞意來看,該詞當作於詞人晚年。詩人晚年遭逢厄運,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傷痕,常寄情於山水之間。

菩薩蠻·春來春去催人老賞析

  這首春詞是用少女眼光中的暮春景象展現她蹙眉惜春的心態。歐陽炯的《三字令》「春欲盡,日遲遲」一首,從春盡人不歸的藝術角度,運筆隨意而著重於刻畫佳人的無限相思。至於抒發青春難駐,臨老傷春的感覺,張先的《天仙子》具有代表性。上片云:「水調數聲持酒聽,午醉醒來愁未醒。送青春去幾時回?臨晚鏡,傷流景,往事後期空記省。」這種時光易逝的送春感觸,寫得神韻高妙,但詞人流露出的情緒卻是深沉和憂愁的,有著無窮的感傷。張元幹這首詞的藝術構思與上兩首不同,情調曠達酒脫,可謂別具一格。

  首先從詞的組織結構來看,詞人沒有採用上景下情的框架,而緊扣送春留春的主旨,直抒情懷,一氣呵成。起句「春來春去催人老」,即寫出了作者對春去的內心感應。春來春去,時光匆匆易逝。這對於垂老之人,最容易引起心情的翻騰。張先詞的「臨晚鏡,傷流景,往事後期空記省」,所流露的是一種人事紛繁、朱顏易改的感傷情調。這首詞中所承接的是「老夫爭肯輸年少」。詞人雖然已是「老夫」,但是心中沒有悲感,還具有年青人的活力。正是這種不服老的自在灑脫的襟懷,才能生發出插花起舞、把酒留春的勢態,使上下片一氣呵成。

  其次是真情的自然流露。張元干晚年遭逢厄運,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傷痕,常寄情於山水之間,但是壯志依存。詩人投閒的二十餘年,並未忘掉中原遺恨,但又是抱著「心存自在天,腳踏安樂地」的曠達情懷。

  詞中所寫「坐中偶書」的感受,似是信手拈來,實是胸襟情懷的真實流露。值得提出的是「醉後少年狂」一句,是借用蘇軾《江城子》詞「老夫聊發少年狂」的意趣。而「管領風光處」則是化用白居易《早春晚歸》「金谷風光依舊在,無人管領石家春」的詩意。此處與「插花還起舞」相連接,充分體現出作者的真情實感,曠達樂觀的風貌。這首詞中性靈的流露,具有一種真實、自然之美。

  這首自抒情懷的詞作,語言樸質自然,明白曉暢。「醉後少年狂,白髭殊未妨」、「把酒共留春,莫教花笑人」,語意顯露,造句自然,毫無矯揉造作之態,又不落前人窠臼。這種個性化語言的傾吐,既是時光與生命相撞擊產生的火花,又疑聚著詞人「坐中」瞬間的真實感受,因而富有自然的風韻。

詩詞作品:菩薩蠻·春來春去催人老
詩詞作者:【宋代張元干
詩詞歸類:宋詞精選】、【少女】、【惜春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