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琮《晚春江晴寄友人╱晚春別》

晚春江晴寄友人/晚春別原文:

晚日低霞綺,晴山遠畫眉。
春青河畔草,不是望鄉時。

晚春江晴寄友人/晚春別翻譯及註釋

翻譯
  夕陽西下,含山欲墜,天邊的雲霞經夕陽映照,色彩斑斕。遠處的青山一抹,就彷彿是美人的翠黛。春風吹青了河邊的芳草,綠油油的一片,順著河畔延伸開來。現在還不是望鄉思家的時候啊。

註釋
1綺(qǐ):本義是指有花紋的絲織品。引申為漂亮、華麗、精美。
2春青河畔草:一作「青青河畔草」。

晚春江晴寄友人/晚春別鑒賞

  此詩載於《全唐詩》卷五百六十五。下面是安徽大學文學院術研究帶頭人、安徽大學古籍整理漢語言文字研究所顧問馬君驊對此詩的賞析。

  這首小詩主要寫景,而情隱景中,驅遣景物形象,傳達了懷鄉、思友的感情。在暮春三月的晴江之上,詩人仰視,有落日與綺霞;遙望,有遠山如眉黛;俯察,有青青的芳草。這些物態,高低遠近,錯落有致。情,就從中生發出來。

  首句煉在「低」字。在生活中可觀察到,日低時才見晚霞,日愈落下,霞的位置亦愈低,就是「落霞」。一個「低」字寫出此刻晚日沉沉,含山欲墜;落霞經晚日的金光從下面映射,更顯得色彩斑斕,極為綺麗。晚日與綺霞,兩者相互映襯,相得益彰。

  次句「遠」字傳神。青山一抹,宛如美人畫眉的翠黛。這一美景,全從「遠」字得來。近處看山,便非這種色調。

  第三句「青」字最見匠心。這裡「春」下單著一個「青」字,別有韻味。這個「青」與王安石「春風又綠江南岸」的「綠」同一杼軸。王安石的「綠」,由「過、到、入、滿」等經幾次塗改方始得來,足見錘煉功力。韓琮在此煉得「青」字,早於王安石几百年,應該說是「先得我心」。正是這個「青」字使全句飛動起來,春風喚醒了沉睡的河畔,吹「青」了芳草,綠油油,嫩茸茸,青氈似地沿著河畔伸展開去。這一盎然春意,多靠「青」字給人們帶來信息。

  全詩著力點最終落在末句「望」字上。「望」字承前啟後,肩負著雙重任務。前三句的景是在詩人一望中攝取的。由望景聯想到望鄉,望鄉自不免懷舊,所以詩題不僅標出「晚春江晴」,而且綴以「寄友人」。然而詩人為什麼不說「正是望鄉時」,偏說「不是望鄉時」?望景懷鄉,望景懷人,本是常情,但詩人故意不直陳,而以反意出之。正如辛棄疾在《丑奴兒》下片中所說的:「而今識得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辛詞不言愁而愁益深,此詩不言望鄉而望鄉之情彌切矣。

  全詩四句,有景有情,前三句重筆狀景,景是明麗的,景中的情是輕鬆的。末一句收筆言情,情是惆悵的,情中的景則是迷惘的。詩中除晚日、遠山都與鄉情相關外,見春草而動鄉情更多見於騷客吟詠,如《楚辭·招隱士》:「王孫游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白居易《賦得古原草送別》:「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等都是。韓琮此詩從「晚日」、「遠山」寫到「春草」,導入「望鄉」,情與景協調一致,顯得很自然。明代謝榛在《四溟詩話》中說:「景乃詩之媒,情乃詩之胚,合而為詩。」斯言可於這首小詩中得到默契。

詩詞作品:晚春江晴寄友人╱晚春別
詩詞作者:【唐代韓琮
詩詞歸類:寫景】、【思鄉】、【懷人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