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觀《滿庭芳·碧水驚秋》

滿庭芳·碧水驚秋原文:

碧水驚秋,黃雲凝暮,敗葉零亂空階。洞房人靜,斜月照徘徊。又是重陽近也,幾處處,砧杵聲催。西窗下,風搖翠竹,疑是故人來。
傷懷。增悵望,新歡易失,往事難猜。問籬邊黃菊,知為誰開。謾道愁須殢酒,酒未醒、愁已先回。憑闌久,金波漸轉,白露點蒼苔。

滿庭芳·碧水驚秋翻譯及註釋

翻譯
碧清的水面放出冷冷的秋光使人心驚,黃雲在暮色中凝聚,台階上到處是零亂破敗的落葉。室內悄無人聲,月光斜斜地照進來,照著他獨自徘徊。又一個重陽節臨近了,到處是催人的砧杵聲。西窗下,開門風動竹,疑是故人來。
宦海的風波,使人與人之間的情感變得非常脆弱;而仕途上的是非往往是無事生非,誰又能說得清楚。問問籬邊的黃菊,不知是為誰而開?不要隨便說什麼愁總是跟酒在一起,酒能留住愁;其實,酒還沒有醒,愁就已經先回來了。憑欄沉思了很久,月亮漸漸西沉,蒼苔上已生出點點白露。

註釋
1洞房:深邃的內室。
2砧杵(zhēn chǔ):古代搗衣工具。砧為搗衣石,桿為搗衣棒。南朝宋謝惠連《搗衣》詩:「擱高砧響發,楹長杵聲哀。」《子夜四時歌·秋歌》:「佳人理寒服,萬結砧杵勞。」
3西窗三句:西窗,唐代詩人李商隱《夜雨寄北》詩:「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疑是故人來,唐代詩人李益《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詩:「開門復動竹,疑是故人來。」
4問籬邊二句:思念故鄉。語本晉陶淵明《飲酒》詩之五:「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唐杜甫《秋興八首》:「叢菊兩開他日淚,扁舟一系故園心。」
5殢酒(ti):病酒,為酒所困。此為以酒澆愁之意。作者《夢揚州》詞云:「滯酒困花,十載因誰淹留。」
6金波二句:金波,月光。《漢書·禮樂志》:「月穆穆以金波。」

滿庭芳·碧水驚秋賞析

  此詞融情入景,以景語始,以景語終,在層層鋪敘、描寫中表達了傷離懷舊的心緒。明董其冒《評注便讀草堂詩餘》謂此詞:「因觀景物而思故人,傷往事且詞調灑落,托意高遠,佳制也。」開頭三句:「碧水驚秋,黃雲凝暮,敗葉零亂空階。」一片碧水放出了冷光,寒氣襲人,不覺驚歎時序變遷之速;又有幾片黃雲在逐漸凝聚,掩沒了微弱的陽光,大地呈現出蒼茫的暮色,台階上堆積著零亂的黃葉。濃重的衰颯氣氛,烘托出詞人此時此地的心境。「驚」、「凝」二字集中地表現出詞人對一片蕭瑟景象的主觀感受,加重了所寫景物的感情色彩,反映出他的淒苦心情。「黃雲」一句,語本於李義山詩「秋風動地黃雲暮」,而著一「凝」字,就比原句顯得沉著有力。「洞房人靜,斜月照徘徊。」「人靜」,而詞人不靜,他心思潮湧,在斜月照耀之下,徘徊不定,陷入了沉思之中。「又是重陽近也,幾處處、砧杵聲催」。這幾句不是泛泛地點明時序,而蘊蓄著很深的感慨。九月,正是「授衣」的秋日。飄泊異鄉,秋天日暮聽到砧杵聲時,很自然地會起故園之思,而對於接連遭受政治排斥的詞人來說,當這種聲音清晰地傳入他的耳鼓時,他心中湧起無限的悲涼:時光在一年一年地消失,而苦恨何時能休!「又是」二字尤極委婉之致;「催」字,寫盡哀痛之切。「西窗下,風搖翠竹,疑是故人來。」在寫景中透露出懷人的情思,是全詞的主旨所在。這幾句是從唐人李益詩句「開門風動竹,疑是故人來」化出,易「動」為「搖」,寫出了竹影扶疏的風神,同時也反映出對故人的情意。

  「傷懷!增悵望,新歡易失,往事難猜」幾句緊承上片結句,婉轉地表達出在遭貶謫以後的生活歷程和傷離懷舊的情緒。宋哲宗紹聖初年,章惇等人執政,以蘇軾等為核心的所謂「元祐黨人」,橫遭貶斥。險惡的政治風浪,衝散了的友好親朋,這中間是沒有什麼是非曲直可言的。人情反覆,世態炎涼,在貶謫中不會有什麼新歡,即使有,也會很快失去;生平故舊,或存或亡,即使存者,也天各一方,對於往事還能想些什麼呢?只有悵惘而已。「新歡易失,往事難猜」兩語濃縮了詞人的千愁萬恨,低回欲絕,不失婉約詞風。

  菊花,是秋天的花,它的盛開,表明了時序已到了深秋。「問籬邊黃菊,知為誰開?」忽然向花發問,此問雖奇,但亦有本依,唐人《惜花》詩說:「春光冉冉歸何處?更向尊前把一杯。盡日問花花不語,為誰零落為誰開?」大概是最早的開了問花之風。秦少游的老師蘇東坡,在《吉祥寺花將落而述古不至》一詩裡說:「今歲東風巧剪裁,含情只待使君來。對花無信花應恨,直恐明年便不開。」足見在詩人眼中花是有感情的,它可以專為某人而開。東坡又在《述古聞之明日即至坐上復用前韻同賦》詩裡說:「太守問花花有語,為君零落為君開。」不僅問了花,而且花還作了回答。秦少游把問春花改為問秋菊,不止是為了表明時令,和下邊幾句聯繫來看,它還有更深刻的意義。「謾道愁須殢酒,酒未醒、愁已先回」是一句久經苦難的詞人的肺腑之言,中間蘊蓄著詞人的無限辛酸。這幾句和上邊兩句初看似乎沒有什麼聯繫,實際上是緊密相連。從詞人的發問語氣裡可以判斷出他已無心賞花,無心把盞,因為即使吃醉了酒,也解不了愁,「酒未醒,愁已先回」。就這樣,把黃花與酒以及解愁與否聯繫起來,感情跌宕,噴湧而出,步步進逼,最後說出一句最深摯、最動情的話:酒敵不過愁。這樣的迴腸蕩氣的詞境,在婉約詞人中很少能夠達到。

  歇拍三句「憑欄久,金波漸轉,白露點蒼苔」,以景語作結,迴旋不盡,產生出很強的藝術感染力。

  全詞上片懷舊,以景語開篇,下片傷離,以景語結情,景語情語,麗雅工致,情韻兼勝;層層鋪敘,步步迫近,委曲婉轉,淒切動人。從此詞可以看出:少游詞以「情韻兼勝」而為世人傳誦。他的「情韻兼勝」的藝術風格是在景物描寫中展現的。少游的詞作,寫景而情在其中,一切景語皆情語,善於融情入景,既顯豁,又含蓄,顯示出不凡的藝術功力。這首《滿庭芳》,即鮮明地體現了秦詞的藝術特色。

滿庭芳·碧水驚秋鑒賞

  全詞上片懷舊,以景語開篇。

  「碧水驚秋,黃雲凝暮,敗葉零亂空階」,一片碧水放出了冷光,寒氣襲人,不覺驚歎時序變遷之速;又有幾片黃雲逐漸凝聚,掩沒了微弱的陽光,大地呈現出蒼茫的暮色,台階上堆積著零亂的黃葉。濃重的衰颯氣氛,烘托出詞人此時此地的心境。「驚」、「凝」二字集中地表現出詞人對一片蕭瑟景象的主觀感受,加重了所寫景物的感情色彩,反映出他的淒苦心情。「黃雲」一句。語本於李義山詩「秋風動地黃雲暮」,而著一「凝」字,就比原句顯得沉著有力。

  「洞房人靜,斜月照徘徊」,「人靜」,而詞人不靜,他心思潮湧,斜月照耀之下,徘徊不定,陷入了沉思之中。

  「又是重陽近也,幾處處、砧杵聲催」,這幾句不是泛泛地點明時序,而蘊蓄著很深的感慨。九月,正是「授衣」的秋日。飄泊異鄉,秋天日暮聽到砧杵聲時,很自然地會起故園之思,而對於接連遭受政治排斥的詞人來說,當這種聲音清晰地傳人他的耳鼓時,他心中湧起無限的悲涼:時光一年一年地消失,而苦恨何時能休!「又是」二字尤極委婉之至;「催」字,寫盡哀痛之切。

  「西窗下,風搖翠竹,疑是故人來」寫景中透露出懷人的情思,是全詞的主旨所在。這幾句是從唐人李益詩句「開門風動竹,疑是故人來」化出,易「動」為「搖」,寫出了竹影扶疏的神韻,同時也反映出對故人的情意。

  下片傷離,以景語結情,景語情語,麗雅工致,情韻兼勝;層層鋪敘,步步迫近。委曲婉轉,淒切動人。

  「傷懷!增悵望,新歡易失,往事難猜」幾句緊承上片結句,婉轉地表達出遭貶謫以後的生活歷程和傷離懷舊的情緒。宋哲宗紹聖初年,以蘇軾等為核詞心的所謂「元事占黨人」橫遭貶斥。險惡的政治風浪,衝散了好友親朋,這中間是沒有二什麼是非曲直可言的。人情反覆,世態炎涼,貶謫中不會有什麼新歡,即使有,也會很快失去;生平故舊,或存或亡,即使存者,也天各一方,對於往事還能想些什麼呢?只囂有悵惘而已。

  「新歡易失,往事難猜」兩語濃縮了詞人的千愁萬恨,低回欲絕,不失婉言約詞風。

  「問籬邊黃菊,知為誰開?」提到菊花,表明了時序已到了深秋。

  「謾道愁須碲酒,今酒未醒、愁已先回。」是一句久經苦難的詞人的肺腑之言,中間蘊蓄著詞人的無限辛酸。集這幾句和上邊兩句初看似乎沒有什麼聯繫,實際上緊密相連。從詞人的發問語氣裡可以判斷出他已無心賞花,無心把盞,因為即使吃醉了酒,也解不了愁,「酒未醒,愁已先回」。就這樣,把黃花與酒以及解愁與否聯繫起來,感情跌宕,噴湧而出,步步進逼,最後說出一句最深摯、最動情的話:酒敵不過愁。

  「憑欄久,金波漸轉,白露點蒼苔」,以景語作結,迴旋不盡,產生出很強的藝術感染力。少游的詞作,寫景而情在其中,一切景語皆情語,善於融情人景,既顯豁,又含耩蓄,顯示出不凡的藝術功力。

滿庭芳·碧水驚秋創作背景

  秦觀為官時期因政治上傾向於舊黨,被目為元祐黨人,紹聖後貶謫。此詞一說為他被流放因思戀故國所作,另一說為他晚年謫居後而做。
詩詞作品:滿庭芳·碧水驚秋
詩詞作者:【宋代秦觀
詩詞歸類:婉約】、【秋天】、【傷懷】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