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越女詞五首》

越女詞五首原文:

長干吳兒女,眉目艷新月。
屐上足如霜,不著鴉頭襪。

吳兒多白皙,好為盪舟劇。
賣眼擲春心,折花調行客。

耶溪採蓮女,見客棹歌回。
笑入荷花去,佯羞不出來。

東陽素足女,會稽素舸郎。
相看月未墮,白地斷肝腸。

鏡湖水如月,耶溪女似雪。
新妝蕩新波,光景兩奇絕。

越女詞五首翻譯及註釋

翻譯
長干裡吳地的姑娘,眉目清秀,嬌艷可比明月。
木屐上那雙不穿襪子的腳,細白如霜。

吳地的女孩白皙如玉,好做蕩田的遊戲。
投去含情的目光,擲去春心,折來鮮花嘲弄行路客。

若耶溪中採蓮的少女,見到行客,唱著歌兒把船划回。
嘻笑著藏入荷花叢,假裝怕羞不出來。

東陽那兒有個白皙如玉的女孩,會稽這兒有個劃木船的情郎。
看那明月高懸未落,平白地愁斷肝腸。

鏡瑚的水清明如月,若耶溪的少女潔白如雪。
新妝蕩漾湖水,水光倒影,奇美兩絕。

註釋
1長干:地名,浙江北部一帶。吳:吳地,今長江下游江蘇南部。兒女:此指女兒。
2鴉頭襪:即叉頭襪。
3吳兒:此指吳地女子
4劇:遊戲。
5賣眼:王琦註:「賣眼,即楚《騷》『目成』之意。梁武帝《子夜歌》:『賣眼操長袖,含笑留上客。』」
6耶溪:即若耶溪,在今浙江紹興市南。
7棹歌:划船時所唱之歌。
8東陽:唐縣名。即今浙江金華市。
9素舸:木船。
十白地:猶俚語所謂「平白地」。
⑾鏡湖:一名鑒湖、慶湖,在今浙江紹興市會稽山北麓,周圍三百里若耶溪北流入於鏡湖。
⑿景:同「影」。

越女詞五首創作背景

  這些詩作於何時尚難確定,有待詳考。根據詩中的內容推論,當是記述其初游吳越時的所見所聞。胡震亨《李詩通》在此詩題下注云:「越中書所見也。」這種說法是有道理的。如果冷靜地考察一下詩中內容的話,似乎還可以在這句話前再加上「初游」二字。李白是蜀地人,距吳越數千里之遙,兩地風俗迥異。按一般常情來理解,人到外鄉乍見異地風情時往往產生一種很強烈的新鮮感,對於天生好奇,反應敏捷的詩人來說尤其是這樣。反之,如果是早已見過非常熟悉的事物,由於司空見慣反而難以引起人們的審美情趣。這五首詩所表現的恰恰都是初見新鮮事物時的好奇的感受,所以可能是詩人初入會稽時的作品。

  據詹瑛著《李白詩文系年》考證,在天寶元年(742年),李白「春夏間居東魯,旋攜妻子入會稽,與道士吳筠隱於剡中。」觀詩中所說「長干吳兒女」「吳兒多白皙」之句,都涉及吳地,而且這兩首詩又都被列在前邊,故其遊歷路線當是由吳入越的。從泰山下來游吳越到會稽正當循此路線,故可以認為此組詩當作於是年。

越女詞五首賞析

  第一首詩寫吳越女子相貌的嫵媚可愛與穿著的異樣。首句的「長干」是地名。王琦注云:「建鄴南五里有山岡,其間平地,吏民雜居,號長干。」但應當指出,此詩只是借用此語,以「長干」代指一般的「吏民雜居」的里巷,以區別於名門貴宅,其作用僅在於說明「吳兒女」的身份是普通民間女子而非達官望族的貴婦與閨秀,不必拘泥。「眉目艷星月」形容女子眉清目朗,比星月還要美麗。「艷星月」是艷於星月,即比星星月亮還明朗可愛之意。「眉目」與「星月」對舉,在理解上要分開,實際是說秀眉若彎月,眼似明星的意思,語言十分洗煉精確。後兩句寫女子穿著的特殊。她們竟光著腳丫穿著木屐,連雙襪子也沒有穿。一雙素足裸露於外,膚色哲白,若霜雪一般。展是木製鞋,中國自晉代時女子便已穿用木屐了。《晉書·五行志》:「初作屐者,婦人頭圓,男子頭方,圓者順之義,所以別男女也。至太康初,婦人屐乃頭方,與男無別。則知古婦人亦著屐也。」可見李詩中所寫是實景。

  第二首詩寫吳越女子天真活潑的姿態及調皮賣俏的開放型性格。大意是說,吳地的女子皮膚白嫩,她們都愛好做盪舟這種遊樂。盪舟之時,她們還不時地朝水面上往來船隻中的客人眉目傳情暗送秋波,或者拿著折來的花枝向對方調侃戲謔。四句小詩把吳地女郎姣好的容貌和活潑開朗的性格描繪得栩栩如生。「賣眼」就是遞眼神,俗語謂之飛眼,是年青女子向人傳達情意的一種表示,這裡用來表現吳地女子活潑潑辣的性格,很生動傳神。

  第三首詩所寫則是另一種性格的勞動婦女。耶溪即若耶溪,唐時在越,州會稽縣南。這位在若耶溪上採擷蓮藕的女子與前一首詩中的吳兒大不相同,當她看見別的船上的客人時便唱著歌掉轉船頭,伴隨著歡樂的歌聲將小船划入荷花叢中,並假裝怕羞似的不再出來。這位女子性格內向,雖然也懷有春心,卻把這種情感深藏在內心,有點羞羞答答的。但其內心蕩漾的春潮還是無法全部掩飾住的,詩人早已窺破其內心的隱秘,否則怎能寫出「佯羞不出來」的詩句呢?「佯羞」二字極精彩,將少女欲看青年男子又羞澀不好意思的心理與情態刻畫得惟妙惟肖。透過這兩個字,彷彿可以看到在密密層層的荷花叢中,那位採蓮的姑娘正從荷花荷葉的縫隙中偷偷地窺視著客人。鮮艷的花朵與美人的臉龐相互映襯,這和諧美妙的景象真令人魂夢心醉。於此可以看出,這首小詩雖很淺白,但蘊味卻很雋永。

  第四首詩寫一對素不相識的青年男女一見鍾情,互相傾慕,又無緣接近,難以傾述衷腸的悵恨。這裡的「東陽」、「會稽」均是地名。東陽唐時屬婺州(今浙江東陽),會稽屬越州(今浙江紹興),二地相距起碼在一百公里以上。詩人在這裡寫出這兩個地名無非是說這一對小青年素昧平生,原來並不相識,不必拘泥理解為東陽的姑娘遇到了會稽的小伙。「白地」是當時俚語,今天依然沿用於民間,即「平白地」,無緣無故的意思。全詩大意是說,一位膚色白淨的姑娘與一位蕩著白色小舟的小伙子不期而遇,二人一見鍾情,眉來眼去中似乎有許多心曲要傾吐,但因天色尚早,無由進行交談幽會,不禁現出肝腸欲斷,非常焦急的神色。「月未墮」是明月在天,可望而不可即之意。還應指出,李白在此詩中為何偏偏拈出「東陽」、「會稽」這兩個地名呢?這可能與他化用前人詩意有關。王琦認為李白此詩由謝靈運《東陽溪中贈答》二詩中化出,是有道理的。謝詩其一曰:「可憐誰家婦,緣流洗素足。明月在雲間,迢迢不可得。」其二曰:「可憐誰家郎,緣流乘素舸。但問情若何,月就雲中墮。」無論從詞語的相同還是從意境的相似,都可以看出李白此詩確是由這兩首詩概括點化而出。

  第五首詩寫越女顧影自憐的嬌媚姿態。唐時鏡湖在會稽、山陰兩縣交界處,如今此湖已不復存在。詩的大意說,鏡湖的水面澄澈,如皎潔的月光,耶溪地方的姑娘皮膚潔白,似晶瑩的霜雪。穿著新妝的姑娘在明淨澄清的水面上盪舟戲耍,那婀娜嫵媚的倩影倒映在水間,顯得更加嬌妖可愛;那明淨的湖水中滉漾著美的身影,增添了無限的色彩與情趣。人因水而更美,水因人而益清,相得益彰,這種情景不正是所謂的「兩奇絕」嗎?把人和景物巧妙地融合在一起相互映襯,構成一副美麗動人的藝術畫面,確實可謂是「別有情致」的。

  這五首小詩雖總題名為越女詞,但所詠實非一時一地之事,當是詩人初游吳越時所見的幾個情景的個別記錄。因吳越疆域毗連,自然地理狀貌與民情風俗相似,而且這五首小詩的形式與語言風格亦頗相近,故統而言之也未嘗不可。還應指出,五首詩選擇的角度不同,塑造的人物性格各異,但組合在一起卻可以給人一個總的印象,即吳越女子相貌美麗,膚色皙白,性格淳真開朗,樸素大方。她們摯愛人生,熱烈大膽地追求自由幸福的愛情生活。「眉目艷星月」的「吳兒女」也好,「賣眼擲春心」的「吳兒」也好,「佯羞不出來」的「採蓮女」也好,都能給讀者留下很強烈的印象。在表現方法上,作者善用白描的筆法,抓住帶有特徵的景物和富有典型性的生活細節,寥寥數語便勾畫出一個生動逼真的人物形象,筆墨很洗煉簡潔。語言方面自然流暢,毫無雕琢板滯之感,清新可愛。

詩詞作品:越女詞五首
詩詞作者:【唐代李白
詩詞歸類:旅途】、【遊記】、【女子】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