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江亭》

江亭原文:

坦腹江亭暖,長吟野望時。
水流心不競,雲在意俱遲。
寂寂春將晚,欣欣物自私。
江東猶苦戰,回首一顰眉。

江亭翻譯及註釋

翻譯
舒服仰臥在暖暖的江亭裡,吟誦著《野望》這首詩。
江水緩緩流動,和我的心一樣不去與世間競爭。雲在天上飄動,和我的意識一樣悠閒自在。
寂靜孤單的春天將進入晚春,然而我卻悲傷憂愁,萬物興盛,顯出萬物的自私。
江東依舊在進行艱苦的戰爭,我每一次回首都因為對國家的憂愁而皺眉。

註釋
1坦腹:舒身仰臥,坦露胸腹。《晉書·王羲之傳》:「時太尉郗鑒使門生求女婿於(王)導,導令就東廂遍觀子弟。門生歸,謂鑒曰:『王氏諸少並佳,然聞信至,鹹自矜持。惟一人在東床坦腹食,獨若不聞。』鑒曰:『此正佳婿也!』訪之,乃羲之也,遂以女妻之。」
2野望:指作者於上元二年(761)寫的一首七言律詩。
3寂寂:猶悄悄,謂春將悄然歸去。
4欣欣:繁盛貌。
5「江東」二句:一作「故林歸未得,排悶強裁詩」。

江亭賞析

  這首詩表面看上去,「坦腹江亭暖,長吟野望時」,和那些山林隱士的感情沒有很大的不同;然而一讀三、四兩句,區別卻是明顯的。晚春的季節,天氣已經變暖,詩人杜甫離開成都草堂,來到郊外,舒服仰臥在江邊的亭子,吟誦著《野望》這首詩。《野望》和《江亭》是同一時期的作品。

  從表面看,「水流心不競」是說江水如此滔滔,好像為了什麼事情,爭著向前奔跑;而詩人卻心情平靜,無意與流水相爭。「雲在意俱遲」,是說白雲在天上移動,那種舒緩悠閒,與詩人的閒適心情完全沒有兩樣。仇兆鰲說它「有淡然物外、優遊觀化意」(《杜詩詳注》)是從這方面理解的,但這只是一種表面的看法。

  拿王維的「流水如有意,暮禽相與還」(《歸嵩山作》)來對比,王維是本來心中寧靜,從靜中看出了流水、暮禽都有如向他表示歡迎、依戀之意;而杜甫這一聯則從靜中得出相反的感想。「水流心不競」,本來心裡是「競」的,看了流水之後,才忽然覺得平日如此棲棲遑遑,畢竟沒有意義,心中陡然冒出「何須去競」的一種念頭來。「雲在意俱遲」也一樣,本來滿腔抱負,要有所作為,而客觀情勢卻處處和詩人為難。在平時,原是極不願意「遲遲」的,詩人看見白雲悠悠,於是也突然覺得一向的做法未免是自討苦吃,應該同白云「俱遲」才對了。

  王維的詩「流水如有意」,「有意」顯出詩人的「無意」;杜甫的詩「水流心不競」,「不競」洩露了詩人平日的「競」。「正言若反」,在作者卻是不自覺的。

  下面第三聯,更是進一步揭出詩人杜甫的本色。「寂寂春將晚」,帶出心頭的寂寞:「欣欣物自私」,透露了萬物興盛而詩人獨自憂傷的悲涼。這是一種融景入情的手法。晚春本來並不寂寞,詩人處境閒寂,移情入景,自然覺得景色也是寂寞無聊的了;眼前百草千花爭奇鬥艷,欣欣向榮,然而都與詩人無關,引不起詩人心情的欣悅,所以他就嗔怪春物的「自私」了。當然,這當中也不儘是他個人遭逢上的感慨,但正好說明詩人的心境並非是那樣悠閒自在的。寫到這裡,結合上聯的「水流」「雲在」,詩人的思想感情就已經表露無遺了。

  杜甫寫此詩時,安史之亂未平。作者雖然避亂在四川,暫時得以「坦腹江亭」,到底還是忘不了國家安危的,因此詩的最後,就不能不歸結到「江東猶苦戰,回首一顰眉」,又陷入滿腹憂國憂民的愁緒中去了。杜甫這首詩表面上悠閒恬適,骨子裡仍是一片焦灼苦悶。這正是杜甫不同於一般山水詩人的地方。

江亭創作背景

  這首詩寫於上元二年(761)。唐肅宗上元元年(760)夏天,詩人杜甫在朋友的資助下,在四川成都郊外的浣花溪畔蓋了一間草堂,在飽經戰亂之苦後,生活暫時得到了安寧,妻子兒女同聚一處,重新獲得了天倫之樂。杜甫逃避戰亂,隱居在成都草堂,生活暫時比較平靜安定。但是,安史之亂還沒有平定,唐朝的其它國土還在進行著艱苦的戰爭。詩人杜甫在悠閒的隱居生活中,還是忘不了國家的安危,陷入憂國憂民的愁緒中。此詩即是一次游臨江之亭有感而作。
詩詞作品:江亭
詩詞作者:【唐代杜甫
詩詞歸類:暮春】、【愛國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