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曙《浣溪沙·枕障薰爐隔繡帷》

浣溪沙·枕障薰爐隔繡帷原文:

枕障薰爐隔繡帷,二年終日苦相思,杏花明月始應知。
天上人間何處去,舊歡新夢覺來時,黃昏微雨畫簾垂。

浣溪沙·枕障薰爐隔繡帷翻譯及註釋

翻譯
枕邊薰爐的香煙在帳幕飄裊,兩年來我整天苦苦地懷念你。明月和杏花明自我的心思。
我為了尋你走遍天上人間,終於與你重新歡聚在一起,醒來才知道這又是在夢裡。如今正是小雨紛飛的黃昏,畫簾默默無聲淒清地低垂。

註釋
1、枕障:枕頭和屏障。
2、薰(xūn)爐:用來熏香或取暖的爐子。
3、杏花明月:杏花每年春天盛開,月亮每月一度圓缺,故以之擬指歲月時間。
4、始應知:才能知,或正可知。
5、天上人間:天上和人間。
6、覺:醒。
7、畫簾:精繡、垂彩之簾。

浣溪沙·枕障薰爐隔繡帷賞析

  詞的上闋看似平淡,然而有些地方也頗見精巧。如首句的「隔」字,既交代了室內枕屏、薰爐與繡帷間的位置,更使人生出一種人去樓空、遠隔天涯的聯想。第三句,杏花明月用來作為春秋季節的特徵,並且用擬人的手法賦予它們人的感知,點明只有杏花明月深知作者的相思之苦。這樣寫,的確為詞的意境增添了一分落寞與惆悵。

  詞的下闋構意佳妙。代為設想愛姬已逝,卻不願信其逝,故著一問句,愈見其恍惚哀慟之態。下面兩句更妙,舊日的歡情只有在新夢中重現,正當纏綿悱惻之際,忽然醒來,惟有「枕障薰爐隔繡帷」,此時的悲哀之情可想而知。但作者到此意猶未足,再著力添上一筆,醒來之時,正值黃昏,畫簾低垂,雨聲瀝瀝,真是到了「此恨綿綿無絕期」的境界。古人曾說,詞起結最難,而結尤難於起,如這首詞的結句,不僅為全詞增添了畫意詩情,並且給人留下了極為豐富的想像餘地,真是所謂詞家本色,故能打動悼亡者之心。

  縱觀全詞,詞的上片先寫悼亡、相思之情,枕障、薰爐、繡帷依然如故,但物在人非。面對有情之物,悼亡之人彷彿看到了昔日愛姬。遐想當年,他與愛姬情之融融,愛之切切。深情所繫,愛姬逝去的兩年之中,每日情思裊裊,過往的回憶使他無法忘懷,不禁邀請春花、明月與之共語。因這情,花知、月知、天知、地知,如此深切的感情確實哀婉動人。下片寫夢中相會,情到深處,悼亡人竟不信愛姬已逝,上天入地苦苦尋覓,但都成空,只好在夢鄉重溫舊情,而這往日的歡樂,又彷彿別添幾分新鮮。這新鮮,是經年之後愛情的一種昇華。全詞寫得真切、自然、哀婉動人。

詩詞作品:浣溪沙·枕障薰爐隔繡帷
詩詞作者:【唐代張曙
詩詞歸類:婉約】、【寫景】、【相思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