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宿鄭州》

宿鄭州原文:

朝與周人辭,暮投鄭人宿。
他鄉絕儔侶,孤客親僮僕。
宛洛望不見,秋霖晦平陸。
田父草際歸,村童雨中牧。
主人東皋上,時稼繞茅屋。
蟲思機杼悲,雀喧禾黍熟。
明當渡京水,昨晚猶金谷。
此去欲何言,窮邊徇微祿。

宿鄭州翻譯及註釋

翻譯
早晨才辭別了洛陽,傍晚就到鄭州投宿。
異鄉已沒有自己的伴侶,孤單客子自然和僮僕親睦。
洛陽城已經看不見了,秋雨連綿晦暗了平陸。
老農從青草叢生的地邊歸來,村童還在濛濛細雨中放牧。
主人家住東邊肥沃水田地,該收穫的莊稼環繞著茅屋。
蟋蟀歡鳴織機聲響,麻雀喧噪穀物正熟。
明天將要渡過京水,昨晚卻還住在金谷。
這一去還想說些什麼呢?到邊遠之地掙份薄祿。

註釋
1周人:洛陽人,洛陽為東周都城。
2鄭人:鄭州人,鄭州春秋時為鄭國都城。
3儔(chou)侶:伴侶,朋輩。唐白居易《效陶潛體詩》之二:「村深絕賓客,窗晦無儔侶。」
4宛洛:二古邑的並稱。即今之南陽和洛陽。常借指名都。
5秋霖:秋日的淫雨。《管子·度地》:「冬作土功,發地藏,則夏多暴雨,秋霖不止。」
6田父:老農。《尹文子·大道上》:「魏田父有耕於野者,得寶玉徑尺,弗知其玉也。」
7東皋:水邊向陽高地。也泛指田園、原野。
8思:一作「鳴」。機杼(zhu):指織機。悲:一作「休」。
9京水,源出滎陽縣高渚山,鄭州以上稱為京水,鄭州以下稱為賈魯河。
十晚:一作「夜」。金谷:古地名。在今河南省洛陽市西北。《初學記》卷八引晉郭緣生《述征記》:「金谷,谷也。地有金水,自太白原南流經此谷,注谷水。」金谷原為晉代富豪石崇花園,此處代指昔日繁華。
⑾窮邊:荒僻的邊遠地區。徇(xun):營求。

宿鄭州創作背景

  這首詩是作者於唐玄宗開元九年(721年)赴濟州(治所在今山東濟寧)途中,路過鄭州(今屬河南)時所寫。

宿鄭州賞析

  「朝與周人辭,暮投鄭人宿。他鄉絕儔侶,孤客親僮僕」,這四句交待路途情況。早上與周人辭別,晚上在鄭州寄宿,離開親人,越來越遠了,一種淒涼的孤獨之情油然而生。在這寂寞的旅途中,與詩人相親相近的只有那隨身僮僕了。這後兩句摹寫人情極真,刻畫心理極深,生動地表現出一種莫可名狀的淒清。唐末崔塗詩「漸與骨肉遠,轉與僮僕親」(《巴山道中雨夜抒懷》)就是由這兩句脫化而出。

  接下來八句由記敘、議論轉為寫景。詩人將這種淒清孤獨的感情外化為具體可感的「雨中秋景圖」:「宛洛望不見,秋霖晦平陸。田父草際歸,村童雨中牧。主人東皋上,時稼繞茅屋。蟲思機杼鳴,雀喧禾黍熟。」南陽、洛陽在視線中已逐漸模糊、消失,空闊遼遠的原野籠罩在霏霏的霪雨、濛濛的煙氣之中。村頭,田父荷鋤踏青而歸,牧童短笛聲聲,怡然自得,村東水邊高地上的主人家環繞在一片油綠鮮亮的莊稼中。還有悲鳴的秋蟲,搖動的機杼,喧囂的雀鳥。

  詩的最後四句又由寫景轉為直接抒情。「明當渡京水,昨晚猶金谷」。這兩句是說:「我昨天還在繁華的洛陽,而明天就要去偏遠的鄭州了。」句意和頭二句「朝與周人辭,暮投鄭人宿」前後呼應,既體現出感情的凝聚、深化,給人以極大的藝術感染力;另一方面又開合有度,收放自如,渾然一體。「此去欲何言,窮邊循微祿」是指為了微薄的俸祿而到窮僻邊遠的地方去。這二句話感情深沉、情韻豐厚而不作平白直露的激越之語,在自嘲中流露出更深沉的憂鬱——情到深處人孤獨。

  全詩在征途愁思中以簡淡自然之筆意織入村野恬寧景物,又由恬然的景物抒寫宦海沉浮的失意、苦悶和孤獨。全詩詩情與畫境的相互滲透、統一,最後達到「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妙境。

詩詞作品:宿鄭州
詩詞作者:【唐代王維
詩詞歸類:旅途】、【寫景】、【抒情】、【孤寂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