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賀《公莫舞歌》

公莫舞歌原文:

公莫舞歌者,詠項伯翼蔽劉沛公也。會中壯士,灼灼於人,故無復書;且南北樂府率有歌引。賀陋諸家,今重作公莫舞歌雲。

方花古礎排九楹,刺豹淋血盛銀罌。
華筵鼓吹無桐竹,長刀直立割鳴箏。
橫楣粗錦生紅緯,日炙錦嫣王未醉。
腰下三看寶玦光,項莊掉鞘欄前起。
材官小塵公莫舞,座上真人赤龍子。
芒碭雲端抱天回,咸陽王氣清如水。
鐵樞鐵楗重束關,大旗五丈撞雙環。
漢王今日須秦印,絕臏刳腸臣不論。

公莫舞歌翻譯及註釋

翻譯
方形刻花的古老石墩,矗立著大柱九根,刺殺斑豹流鮮血,注入銀瓶痛飲。
宴席上沒有管絃樂聲,只有軍樂陣陣,直立的長刀,像要割斷箏弦般寒光森森。
門額上的橫幅粗錦煥發出鮮紅的色彩,烈日烤得粗錦褪了色,項羽仍然沒有醉。
范增把腰間的玉玦瞟看了三次,項莊拔劍出鞘,上前起舞。
你這徒有勇力的小臣別妄動,座上的漢王是赤帝之子寞看輕。
當年芒碭山上祥雲瑞霧曾在天空縈迴,咸陽王氣盛,預兆已像清水一樣分明。
鐵樞鐵鍵重重緊鎖的雄關,漢軍的五丈大旗已一舉撞破門環。
漢王今天掌秦印理所當然,為保護他,我斷膝挖腸也心甘。

註釋
1公莫舞,古舞名。即後世之巾舞。
2陋,認為簡陋。
3方花石礎,刻花的方石礎。礎,柱腳石。古有「月暈而風,礎潤而雨」之語。楹,堂屋前部的柱子。
4刺豹淋血,形容「有殺伐聲」(周振甫、冀勤)。銀罌(yīng),銀質或銀飾的貯器。用以盛流質。唐楊巨源 《石水詞》之一:「銀罌深鎖貯清光,無限來人不得嘗。」
5華筵,豐盛的筵席。唐杜甫《劉九法曹鄭瑕邱石門宴集》詩:「能吏逢聯璧,華筵直一金。」《敦煌曲子詞·浣溪沙》:「喜睹(睹)華筵獻大賢,歌(歌)歡共過百千年。」鼓吹,演奏樂曲。《東觀漢記·段熲傳》:「熲乘輕車,介士鼓吹。」唐沈亞之《湘中怨解》:「有彈弦鼓吹者,皆神仙娥眉。」桐竹,泛指管絃樂器。桐指琴瑟之類,竹指簫笛之屬。
6橫楣,門窗上方的橫框。粗錦,粗絲織成的錦。生,露出。 緯,織布時用梭穿織的橫紗,編織物的橫線。
7炙,烤,此指曬。嫣(niān),通蔫,植物失去水分而萎縮,此指顏色不鮮艷。
8寶玦(jue),珍貴的佩玉。《史記·鴻門宴》:「項王即日因留沛公與飲。項王、項伯東向坐,亞父南向坐。亞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張良西向侍。范增數目項王,舉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項王默然不應。」三國魏曹丕《又與鍾繇書》:「鄴騎既到,寶玦初至。」南朝梁簡文帝《金錞賦》:「豈寶玦之為貴,非瑚璉之可欽。」唐杜甫《哀王孫》詩:「腰下寶玦青珊瑚,可憐王孫泣路隅。」
9掉鞘,撥劍出鞘。欄,泛指遮攔的東西。
十材官,武卒或供差遣的低級武職。《史記·張丞相列傳》:「申屠丞相嘉者,梁人,以材官蹶張從高帝擊項籍 ,遷為隊率。」《漢書·晁錯傳》:「材官騶發,矢道同的,則匈奴之革笥木薦弗能支也。」顏師古註:「材官,有材力者。」唐杜甫《諸將》詩之一:「多少材官守涇渭 ,將軍且莫破愁顏。」仇兆鰲注引《唐志》:「況材官不知其多少,大抵皆侍官輩耳。」小塵,只能泛起小小的塵土。
⑾真人,指統一天下的所謂真命天子。《史記·秦始皇本紀》:「始皇曰:吾慕真人,自謂『真人』,不稱朕。」漢張衡《南都賦》:「方今天地之雎剌,帝亂其政,豺虎肆虐,真人革命之秋也。」《梁書·韋叡傳》:「天下真人,殆興於吾州矣。」《秦並六國平話》捲上:「未有真人來統一,奈何七國又爭雄。」赤龍子,赤色的龍,此指漢高祖劉邦。古代讖緯家附會為以火德王者(如炎帝神農氏、帝堯、漢劉邦)的祥瑞。《淮南子·修務訓》「堯眉八彩」漢高誘註:「堯母慶都,蓋天帝之女,寄伊長孺家,年二十無夫,出觀於河。有赤龍負圖而至……赤龍與慶都合而生 堯 。」宋羅泌《路史·前紀六·柏皇氏》:「神農、唐堯,俱感赤龍……劉季斷蛇而還感赤龍。」
⑿芒碭(dang)雲瑞,芒碭,芒山、碭山的合稱,在今安徽省碭山縣東南,與河南省永城縣接界。《史記·高祖本紀》:「秦始皇常曰『東南有天子氣』,於是因東遊以厭(壓)之。高祖即自疑,亡匿,隱於芒碭山澤岩石之間。呂後與人俱求,常得之,高祖怪問之。呂後曰:『季所居上常有雲氣,故從往常得季。』高祖心喜。」抱天回,瀰漫天空迴旋。
⒀咸陽,指高祖先項籍入咸陽事。清,清晰,明顯。
⒁楗(jian),門上關插的木條,橫的叫「關」,豎的叫「楗」。重束,雙重控制。
⒂大旗五丈,指劉邦的軍隊。撞雙環,代指攻破關隘。
⒃絕臏,折斷臏骨。《史記·秦本紀》:「武王有力好戲,力士任鄙、烏獲、孟說皆至大官。王與孟說舉鼎,絕臏。」張守節正義:「絕,斷也。臏,脛骨也。」宋梅堯臣 《古柳》詩:「臥榦越大鼎,絕臏不可扛。」清袁枚《隨園詩話》卷十四:「余常勸作詩者,莫輕作七古,何也?恐力小而任重,如秦武王舉鼎,有絕臏之患故也。」刳(kū)腸,剖腹摘腸。《莊子·外物》:「仲尼曰:『神龜能見夢於元君,而不能避余且之網,知能七十二鑽而無遺筴(通策),不能避刳腸之患。』」臣,指樊噲。最後兩句以樊噲的語氣出之。不論,不在乎。

公莫舞歌鑒賞

  這是一首通過描寫鴻門宴,歌頌劉邦的詩歌。公莫舞,即後世之巾舞。《宋書·樂志一》:「又雲晉初有杯槃舞、公莫舞……公莫舞,今之巾舞也。」《樂府詩集·舞曲歌辭三·巾舞歌》:「《唐書·樂志》曰:『《公莫舞》,晉、宋謂之《巾舞》。其說云:漢高祖與項籍會鴻門 ,項莊舞劍,將殺高祖,項伯亦舞,以袖隔之,且語莊云:「公莫。」古人相呼曰公,言公莫害漢王也。漢人德之,故舞用巾以像項伯衣袖之遺式。』」 此舞蹈表演鴻門宴項伯保護劉邦的故事。

  如詩序所言,《公莫舞歌》原為歌頌項伯保護劉邦在鴻門宴上。詩人意在翻新,將一舊題改為讚頌劉邦的新內容。

  此詩起筆不凡,一連六句鋪排鴻門宴殺機四伏的緊張氣氛,隨後,以范增示玦,項莊舞劍繼續渲染劉邦所處的困境。最後八句不正面描寫劉邦言行舉動,而是模擬樊噲口吻追述劉邦事跡,理直氣壯地提出「漢王今日須秦印」的主張,其語氣之雄健、氣勢之雄壯都映襯著劉邦的英雄偉業。

  《公莫舞歌》以《史記·項羽本紀》所描寫的「鴻門宴」為題材,詩人充分發揮詩的想像並進行了獨具匠心的藝術再創造。詩中著力刻畫樊噲「排闥闖宴」、怒斥項羽、掩護劉邦脫險的英勇無畏行為,成功地塑造了這一赤膽忠心、生氣虎虎的英雄形象。前半篇描繪宴會廳的高大寬敞,宴飲的豪華粗獷,項羽的威武和優柔寡斷,范增三次舉玦的焦急神態,可謂有聲有色,人物傳神,情景逼真,場面壯麗,氣氛緊張。筆觸有厚度有力度,酷似以詩筆繪出的巨幅油畫。

詩詞作品:公莫舞歌
詩詞作者:【唐代李賀
詩詞歸類:頌歌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