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戲題階前芍葯》

戲題階前芍葯原文:

凡卉與時謝,妍華麗茲晨。
欹紅醉濃露,窈窕留餘春。
孤賞白日暮,暄風動搖頻。
夜窗藹芳氣,幽臥知相親。
願致溱洧贈,悠悠南國人。

戲題階前芍葯翻譯及註釋

翻譯
平常的花草都隨時令的變遷而凋謝,唯有這美麗的牡丹仍開放在今晨。
溢滿露珠的鮮紅的花朵,像喝醉了甘醇微微傾斜,美好的姿態留給了將逝的暮春。
獨自欣賞一直到西陽下沉,溫暖的春風把枝葉搖動頻頻。
濃郁芳香自窗外透入,好似與靜臥的人來相親。
真想像《溱洧》詩中的少男少女一樣,摘一朵牡丹贈給悠悠的南國美人。

註釋
1芍葯:這裡指牡丹。《開元天寶花木記》:「禁中呼木芍葯為牡丹。」《松窗錄》:「開元(713-741)中,禁中初重木芍葯,即今牡丹也。」
2與時謝:指隨著時令的變化而凋落。
3妍(yan焉)華:美麗的花。
4欹(qī妻)紅:傾斜的意思,欹紅,傾斜的紅花。
5窈(yǎo腰)窕(tiǎo朓):(女子)文靜而美好。這裡形容芍葯花姿態的美好。
6暄(xuān宣)風:暄,(太陽)溫暖,暄風即暖風。
7溱(zhen診)洧(wěi尾)贈:《詩經·鄭風·溱洧》:「溱與洧,方渙渙兮。……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芍葯」。「溱洧」,鄭國的兩條水名,在今河南境內。古之芍葯為香草名,青年男女以芍葯相贈表示願結情好。
8南國:江南。

戲題階前芍葯鑒賞

  姚范《授鶉堂筆記》卷四十四說:「花卉九首(自註:指柳宗元《戲題階前芍葯》和蘇東坡、黨懷英等人的八首描寫花卉的詩)…….元裕之嘗請趙閒閒秉文共作一軸,自題其後云:『柳州(柳宗元)怨之愈深,其辭愈緩,得古詩之正,其清新婉麗,六朝辭人少有及者……」元裕之認為「怨之愈深,其辭愈緩」是《戲題階前芍葯》高出其他幾首花卉詩之處,而「清新婉麗」是六朝辭人所缺乏的。這樣的評價毫不誇飾,恰如其分。柳宗元在這首詩中用戲謔的語氣,輕鬆的筆調,清新的詞句刻畫牡丹不同凡花的美好形象,極委婉曲折地抒發了詩人的「復起為人」的願望。

  詩一開頭就用對比的手法描寫,以突出牡丹不同於普通花卉。「凡卉與時謝,妍華麗茲晨。欹紅醉濃露,竊窕留余春。」眾花大多隨著春天的到來開放,也隨著春天的逝去凋零,而牡丹卻把花兒開放在暮春時節。那鮮艷的花朵,露珠滾動,把枝條壓得有些傾斜了,極像多飲了一杯佳釀而有點微醺的佳人,那美麗的姿態,把春天匆匆的腳步也換留住了。作者的刻畫表現了牡丹超凡脫俗、卓然獨立的品性。花如其人,牡丹的形象實則詩人自我品性的物化。

  接著,作者繼續狀寫牡丹自我欣賞的倩影和醉人的芳香。「孤賞白日暮,暄風動搖頻。」和煦的春風輕輕地搖曳著牡丹的枝葉,那婀娜的身影是那樣的柔美。在沒有百花爭姘鬥艷的春未,它並不感到孤獨,它在欣賞自我,看重並保持自己的高潔。「夜窗藹芳氣,幽臥知相親。」夜晚,牡丹沁人的芳香飄進窗內,好似來與靜臥的人親近。這四句詩用擬人的手法,把牡丹人格化,極富情趣。寫花的「孤賞」也是寫人的潔身自好,不隨波逐流。柳宗元雖然在政治上慘遭失敗,但他仍然執著理想,堅持既定的人生目標,「雖萬受擯棄,不更乎其內。」(《答周君巢餌藥久壽書》)

  「願致溱洧贈,悠悠南國人。」何焯《義門讀書記》說:「願致溱洧贈」二句,陳思玉詩『南國有佳人,容華若桃李』,結句雖戲,亦《楚辭》以美人為君子之旨也。」牡丹美麗芬芳,高貴典雅,象徵人的美好品德,也是作者自喻。好花贈美人,美人有喻君子之意。柳宗元少有大志,才華橫溢,用世之心極切,可是流貶永州,一棄十年,雖然是「永州司馬員外置同正員」,實際上是「拘囚」身份,是一個「閒員」,抱負不能實現,才華得不到施展,就像一朵被拋棄在荒野的牡丹。為此他痛苦,憤懣,然而又始終沒有放棄,孜孜以求,希圖進用。詩的結句極其巧妙而委婉地表達了急於用世,希求援引的願望,因此是全詩的主旨所在。

  《戲題階前芍葯》在藝術手法上主要是一個「戲」字,全詩用戲謔的口吻,加上擬人手法的運用,文辭清新,意味蘊藉,難怪近人籐元粹稱這首詩「可為後人詠物軌範也」。

詩詞作品:戲題階前芍葯
詩詞作者:【唐代柳宗元
詩詞歸類:【詠物】、【牡丹】、【隱喻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