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審言《和韋承慶過義陽公主山池五首》

韋承慶過義陽公主山池五首原文:

野興城中發,朝英物外求。
情懸朱紱望,契動赤泉游。
海燕巢書閣,山雞舞畫樓。
雨余清晚夏,共坐北巖幽。

徑轉危峰逼,橋回缺岸妨。
玉泉移酒味,石髓換粳香。
綰霧青絲弱,牽風紫蔓長。
猶言宴樂少,別向後池塘。

攜琴繞碧沙,搖筆弄青霞。
杜若幽庭草,芙蓉曲沼花。
宴游成野客,形勝得山家。
往往留仙步,登攀日易斜。

攢石當軒倚,懸泉度牖飛。
鹿麛沖妓席,鶴子曳童衣。
園果嘗難遍,池蓮摘未稀。
捲簾唯待月,應在醉中歸。

賞玩期他日,高深愛此時。
池分八水背,峰作九山疑。
地靜魚偏逸,人閒鳥欲欺。
青溪留別興,更與白雲期。

韋承慶過義陽公主山池五首評析

  杜審言在狹窄的領域裡是一個天才。如果他生活在詩歌範圍較廣闊的時代,或擁有反抗的、冒險的詩歌個性,那麼他將可能成為一位重要的詩人。按照實際情況來說,他致力於將詩歌寫得直率優美,這在當時的宮廷詩人中是罕見的。杜審言首先是一位文體家,他的作品具有特別的價值——精練的詞語和輕度的句法轉換,這是無法翻譯出來的。甚至連他的正規宮廷應景詩,也閃耀著流暢的光芒,使其他宮廷詩人顯得呆板。這組詩就是這樣的典型例子。

  其中,第一首詩的首聯被《唐人句法》引為對句典範,保存在宋代的詩論集《詩人玉屑》中。這一聯作為開頭是突兀的,它的風格及自然景物支配人類建築的主題,更適於放在中間部分。次聯修正了開頭的突兀,寫進了宴會,描寫酒杯正漂浮在溪水上,並表現求仙主題,正在燒煮石髓作為長生不老藥,至少這是詩人聞到粳香後的聯想。三聯描寫柳葉或蟲絲垂掛在霧中,彷彿「綰」住了霧;懸掛的籐蔓在風中飄拂,似乎牽住了風。詩人將隱喻的因果關係倒置,這一手法後來在律詩中很流行,杜甫就經常運用。尾聯是惋惜的傳統結尾。除了尾聯,每一聯都是佳對,但互不關聯,只是以韻腳和宴會的實際情況串聯在一起。

  第二首詩說作者跟韋承慶兩個人在宴會後盡情欣賞美景,遊玩享樂,辭句非常優美。

  第三首詩說帶著琴瑟,吟詩作畫,野餐登山,一直玩到夕陽西下,非常盡興。

  第四首詩也是一首特別優美精巧的宮廷詩:這首詩也以一聯適於中間位置的對句開頭(應該指出,組詩之一的開頭是恰當的),尾聯將傳統的「天已晚了,該回去了」的結尾翻新,寫參與宴會者不願意離開眼前的美景,雖然他們知道不能不離開。

  第五首詩寫參與宴會者對宴會周圍的美景十分留戀,離開時還要相約他日重來遊玩欣賞。

詩詞作品:韋承慶過義陽公主山池五首
詩詞作者:【唐代杜審言
詩詞歸類:宴會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