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大堤曲》

大堤曲原文:

漢水臨襄陽,花開大堤暖。
佳期大堤下,淚向南雲滿。
春風無復情,吹我夢魂散。
不見眼中人,天長音信斷。

大堤曲翻譯及註釋

翻譯
漢水繞著襄陽城,大堤上春暖花開。
在大堤上想起了與佳人相會的日子,不禁望著藍天白雲而熱淚盈眶。
本是多情的春風,如今也顯得無情起來,將我的好夢吹散。
夢中的眼中人不見了,想給她寄個音信,也因天長地遠,而無法到達。

註釋
1大堤曲:南朝樂府舊題,樂府清商曲辭。起於梁簡文帝,又作《襄陽曲》,李白沿用,寫一女子對丈夫的懷念,地點即在湖北襄陽城外大堤上,與詩歌緊相關合。
2「漢水」句:言漢水流過襄陽。臨:一作「行」。
3大堤:古跡名,據《一統志》、《湖廣志》等記載,大堤在襄陽府城外,周圍有四十多里,商業繁榮。
4佳期:《楚辭·九歌·湘夫人》:「登白薠兮騁望,與佳期兮夕張。」王逸註:「佳謂湘夫人也……與夫人期歆饗之也。」後用以指男女約會的日期。
5「淚向」句:謂望南雲而流淚,因相思之人在南面。南云:南飛之雲。常以寄托思親、懷鄉之情。晉陸機《思親賦》:「指南雲以寄款,望歸風而效誠。」
6復無:一作「無復」。
7夢魂:古人認為人做夢時,是離開肉體的魂魄在活動。唐劉希夷《巫山懷古》詩:「頹想臥瑤席,夢魂何翩翩。」散:一作「斷」。
8眼中人:指舊相識或想念的人。南朝梁何遜《霖雨不晴懷郡中游聚》詩:「不見眼中人,空想南山寺。」
9音信:音訊;信息。《宋書·范曄傳》:「吾雖幽逼日苦,命在漏刻,義慨之士,時有音信。」

大堤曲創作背景

  大堤,在襄陽城外,周圍四十餘里。隋唐時,大堤一帶商業繁榮,人口眾多。梁簡文帝作雍州十曲,內有《大堤》《南湖》《北渚》等曲,其源蓋本於此。

  李白此詩作於唐玄宗開元二十年(732),當時李白曾一度離開安陸(今屬湖北)北遊襄陽(今屬湖北)。這首詩當作於李白游襄陽之時,是懷人之作。

大堤曲賞析

  此詩開篇即寫大堤。大堤東臨漢江,春來堤上百花盛開,堤下綠水溶溶。一個「暖」字覆蓋著江水、江花和岸上的千家萬戶,自然這其中也有遍歷名山大川遠道而來的李白。這裡,「江城回綠水,花月使人迷」(李白《襄陽曲四首》其一);「水綠沙如雪」(其三)。觸處生春,不禁撩動人的多感心懷。所以這個「暖」字又有很重的感情份量。於是自然地轉入下面的抒情:「佳期大堤下,淚向南雲滿。」舊時以「佳期」指男女的約會。《九歌·湘夫人》:「登白薠兮騁望,與佳期兮夕張。」王逸註:「佳,謂湘夫人也。」約而不得見,因此「淚向南雲滿。」晉·陸機《思親賦》云:「指南雲以寄欽,望歸風而效誠。」陳·江總《於長安歸還揚州,九月九日行薇山亭賦韻》云:「心逐南雲逝,形隨北雁來。」陸雲《九愍》:「眷南雲以興悲,蒙東雨而涕零。」南雲、歸風、東雨,本是寄興之作,後人引申為思親和懷念家鄉之詞。這裡似用前人詩意。不過也可以有另一種解釋。此詩與李白《寄遠十二首》其五詩只前三句文字不同,該詩云:「遠憶巫山陽,花明綠江暖。躊躇未得往,淚向南雲滿,春風復無情,吹我夢魂斷。不見眼中人,天長音信斷。」寫所思之人在巫山,巫山在襄陽南,故云「南雲」。李白兩次漫遊都到過湖北,這位念遠之人,可能就是他自己。但也不妨看作是泛指。舊時襄陽,不僅為商業重鎮,且為南北交通要衢,往來佇足人多,送往迎來的人也多。李賀《大堤曲》便說:「蓮風起,江畔春,大堤上,留北人。」「莫指襄陽道,綠浦歸帆少。」那麼,思鄉念遠的實不止李白一人。

  望南雲,熱淚盈睫,「佳期」既誤,結果只有寄情於夢。可是「春風復無情,吹我夢魂斷。」從岑參的「枕上片時春夢中,行盡江南數千里」(《春夢》)的希望終於得在夢中實現的欣然快意,到張仲素的「裊裊城邊柳,青青陌上桑。提籠忘採葉,昨夜夢漁陽」(《春閨思》)的夢後仍未能忘情,夢中相會,確實給了人們無限安慰。如今卻是由於春風無情,吹破幽夢,使人不能長在夢中相會。古樂府《子夜春歌》:「春風復多情,吹我羅裳開」。與此兩句含意相反,而遣詞造語上卻不無影響。「散」一作「斷」。斷,截斷,折斷。杜甫《哀王孫》:「金鞭折斷九馬死。」給人一種戛然而止的意象。散,表示逐漸散開,逐漸遠去。「吹」而「散」,則夢在腦海中是一點一點淡化,最後無影無蹤了。「夢」之於人,事實也是這樣。「春風不相識,何事入羅幃?」(李白《春思》)微露譴責意。這裡說「春風復無情」,「復」者,又也。「無情」,已令人難堪,何況其「復」!表面上不見怨意,實際怨懷尤深。這個「復」字上與「淚向」緊相呼應,下啟結束二句:「不見眼中人,天長音信斷。」「眼中人」指所思者。佳期誤,夢魂散,音信斷。這一連串的打擊,豈不令人黯然神傷!這種境況,在不少詩人筆下是會寫得「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慼慼」的。但李白表現得「雍容和緩」(朱熹語),神清骨秀,正是「幽秀絕遠俗艷」(《唐宋詩醇》)的。

  這首小詩意似直述,筆實曲折:先地點,後時令,從一個「暖」字中暗傳出春來人的感情的躍動。接下六句,情思綿綿,直至尾句。「佳期」二句,似見離鄉遠別的客子佇立大堤上,目送南天雲彩,魂為之銷。「春風」二句折回,此情此景,似是「昨夜夜半,枕上分明夢見」,那也許是「語多時,依舊桃花面,頻低柳葉眉」(韋莊)吧?詩人沒有說,妙在可引起讀者種種揣想。意味雋永。最後結以「天長音信斷」,更覺餘味無窮。楚天遼闊,百花競放,百鳥爭喧,雁鳴晴空,人卻是別一番心情。此刻,「斷」者,音信也;而情,不僅未斷,卻更綿邈無盡了。天才縱逸的李白,即使從這首短章中,也可看出它的情深意遠,婉轉流麗,完全超脫六朝樂府的「軌轍」,而使「古今詩格於是一大變」(胡應麟《詩藪》外編)了。

詩詞作品:大堤曲
詩詞作者:【唐代李白
詩詞歸類:【樂府】、【觸景傷情】、【思鄉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